毁掉的游骑兵学校,成为特种兵还得受这门子洋罪

到底是学游骑兵还是领导力???

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希望成为最优秀的人,渴望自我超越。第二种是觉得加入特战部队很酷,以后就成为“超人”了。如果你是第一种人,游骑兵学校可以帮你进一步实现自我超越。如果你是第二种人,游骑兵学校会让你思考,选择这份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我们会把猎人学校当做“领导力学校”吗?当然不会。

图片 1

图片 2

陆军游骑兵学校是美军首屈一指的小部队战术与领导力学校,也是臭名昭著的魔鬼课程,训练强度与难度超越人体极限,能与各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课程相媲美。所以经常会有人拿陆军游骑兵学校和绿色贝雷帽的SFQC、海豹突击队的BUD/S相比较。那么特战队员们对于游骑兵学校是什么态度呢?

但是美军现在却把游骑兵学校当做领导力学校。

必要的进修?多余的炼狱?

图片 3

图片 4

陆军游骑兵学校在美国地位重大,它是美军最艰难的课程之一,吸引着各个军种甚至其他国家军队的注意,每年只毕业3000名学员。

根据游骑兵学校2017年的报告,当年的学员主要来自第75游骑兵团,占51.3%,其次是刚从步兵基本军官领导课程里毕业的年轻中尉,占36.1%。剩下的学员主要来自陆军各常规部队。来自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的学员非常少。

在长达60多年的历史中,游骑兵学校形成了独特的亚文化,影响了美国陆军和各军种特战部队的建设。但是现在,美军内对游骑兵学校的自身定位存在争议,在当前允许女性官兵参加课程的背景下,这一问题变得更加明显。游骑兵学校早期基于英国突击队课程,上世纪70年代被当做某国“猎人课程”的模板,可是现在它却被定位为“领导力学校”。一些专业人员认为,“领导力学校”这一定位已经毁掉了游骑兵学校,陆军对此也展开了反思。

游骑兵学校里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官兵最多,是最自然不过的。可以说他们必须要去,因为他们是“游骑兵”。能否从游骑兵学校毕业,对于他们而言,事关自己在75团的生存。第75游骑兵团是陆军中唯一需要官兵拥有游骑兵资格的部队。如果你没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就不能在75团担任领导职务(技术或者参谋人员存在例外)。此外,如果你在两年内无法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会被踢出这个部队。

笔者在此整理翻译了两篇围绕这一主题的短文,以及相关评论,让读者们了解一些只会出现在美军的奇特现象。

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游骑兵准备课程,帮助学员适应游骑兵学校的环境,提高他们的毕业率。第75游骑兵团也不例外。大多数部队不会给自己的游骑兵学员太多上准备课程的机会,如果你一两次没法从准备课程里毕业,那就基本没有机会了。但是第75游骑兵团特别重视自己的兵能不能拥有游骑兵资格,他们的官兵拥有无限的机会,参加75团的游骑兵学校预科课程,直到达到可以入学的标准。


在游骑兵学校,如果你没有达到毕业标准,但是又没有主动退出,没有犯重大错误,不致于淘汰,你就可以在下一个班重修。在大多数部队,如果他们的官兵在第二次重修都没能毕业,那么他们就要回原部队了。因为这些部队不允许出现长期的人力空缺。但是第75游骑兵团是没有这种限制的,这个部队是陆军唯一一个允许你在游骑兵学校不断重修的部队。只要你没有犯道德或原则错误,没有产生重大医疗问题,你可以继续呆在游骑兵学校。但是,如果你主动要求退出,你以后在第75游骑兵团也呆不下去了,他们不会容忍主动放弃的人。也就是说,如果游骑兵学校的指挥官允许,来自75团的学员可以无限制的重修。所以出现了非常神奇的事情,一些来自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煎熬了一年多,直到毕业才解脱。

1,游骑兵学校不是领导力学校

第75游骑兵团不断参与直接行动任务,这些官兵经历了RASP,在部队里不断竞争以维持高标准。而第75游骑兵团与游骑兵学校的体能标准是相同的,所有的领导者几乎都有游骑兵资格,会给即将入学的学员提供有用指导,所以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具备知识与体能优势,更容易毕业。

美国陆军称游骑兵学校是“陆军提供的体能和意志要求最高的领导力学校”,空降与游骑兵训练旅将“领导力”作为《游骑兵手册》第一章的主题。我经常听到焦虑的即将入学的游骑兵学员,询问他们即将面临什么,并告诉我他们经常听到“游骑兵学校使用小部队战术作为教授领导力的工具”。

第75游骑兵团有独特的官兵培养计划,他们的选拔训练课程中,关于小部队战术和领导能力的内容很少,前四周是体能训练和选拔,后四周是培养特种作战突击手。年轻的游骑兵们往往体能优异,坚韧不拔,射击、爆破等方面训练极为有素,但就是缺乏领导力和战术思维。所以他们一定要去游骑兵学校提高自己。

作为一名前游骑兵教官,我向你们保证,尽管陆军和游骑兵学校本身这么宣称,但是这是一个糟糕的建议。游骑兵学校不是“领导力学校”。

图片 5

游骑兵学校不教领导力。领导力不是游骑兵课程创建的原因,也不是超过一半的人无法完成课程的原因。游骑兵课程是一个面向步兵的小型战术课程。如果总是强调领导力,会对未来的游骑兵学员造成伤害;作为一名伟大的领导者在陆军中很重要,但其本身并不足以赢得游骑兵资格章。

(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士兵顺利从游骑兵学校毕业)

游骑兵学校是在1951年朝鲜战争期间建立的,空降游骑兵连由经过深度专业训练的志愿者们组成,在朝鲜战场上表现出压倒性的战斗力。当时的陆军参谋长约瑟夫·劳顿·柯林斯知道这是一件好事,命令将游骑兵训练扩展到陆军所有的作战部队。游骑兵学校的早期训练建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的经验教训之上,第一批教官很多来自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空降游骑兵连。这些老兵强调单兵战斗技能、意志力和体能,以及在极端压力环境下决策。这些技能仍然是今天的游骑兵学校的重点。

也就是说,游骑兵学校最契合第75游骑兵团的需求,他们参加游骑兵学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在其他特种作战部队,事情并非如此。

20世纪50年代的遗产仍然得到保持,并在陆军自己对游骑兵学校的介绍中得以体现:

对于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来说,他们中很多人并不想去游骑兵学校,也不喜欢游骑兵学校。按说专业很对口,为啥不去呢?

游骑兵学校是陆军最难的课程,也是首屈一指的小部队战术和领导力学校……一个在精神和肉体上极具挑战性的学校。游骑兵课程发展那些任务是与敌人近战和直接交火的部队的技能……当游骑兵学员完成课程后,能够在所有气候和地形中,领导班、排级的部队作战,游骑兵们训练有素,富有能力和韧性,准备好接下来的岗位中履行职责并领导部下。

由于任务属性的关系,其他特种作战部队的资格训练要比第75游骑兵团长的多,一般是1-2年,训练强度相当于RASP+游骑兵学校。他们的训练科目已经包含了小部队战术和领导力,再去游骑兵学校似乎是浪费资源和时间。常年高强度的反恐战争,让各特战部队部署间隙的训练时间非常宝贵,他们倾向于派自己的官兵学习更能带来直接受益的课程,比如狙击手、JTAC或者登山。

尽管在介绍中说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但领导力教学并不被包含在课程中。这是一个默认的假设,即学员精通陆军的基本领导技能。这些技能将在整个课程中得到测试,但不会教授他们。学员们在进行评分巡逻之前接受的教学是班排战术、武器使用、野战技能以及其他技战术。

图片 6

如果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那么糟糕的领导技能将成为失败的主要原因,但事实并非如此。参加该课程的官兵中只有40%能毕业,那些失败的人中,超过62%的人没有通过第1周的入学身体和技能评估测试。由于行政原因,包括受伤、自愿放弃、严重违反课程规定退出的占10%。13%的人因为没有通过评分巡逻而淘汰。最后,不到1%的人未能通过同辈评估,这可能是领导力缺陷的唯一直接衡量标准。

此外,特种作战队员们号称“来自地狱的勇士”,因为他们都经过可怕的资格课程,那是种一辈子不想感受第二次的折磨。而游骑兵学校实在是太苦了,有多苦呢?

游骑兵学员因为战术错误导致巡逻失败远多于领导能力不足。游骑兵教官通过客观观察报告评估学员在巡逻期间的情况。如果学员们偏离了既定程序,会明显的让整个巡逻任务失败。例如,他们在作战命令中没有说出任务,在前往目标区域时迷路,或者在侦察巡逻中被敌人发现,暴露任务。

入学的时候经历高水平的体能测试,还有各种各样高要求的技战术测试,要通过臭名昭著的综合障碍(“猎人障碍”的原型)。之后连续几天强打精神学战术,不能睡觉也不敢睡觉。不能是因为不学你就不会打仗,不敢是因为教官在盯着你。之后你就被拉出去实训和演习,每天晚上就睡3、4个小时,一天就吃两顿MRE。然后你身上背着两百磅的装备,在北美大陆最严酷、恶劣的地形和气候环境下连续作战几个月,忍着酷暑或者严寒,执行高压力的敌后任务。如果任务执行不好,教官会飙脏话骂得自己狗血淋头,战友也会给脸色。因为实在缺乏睡眠,学员们在走路的时候都能睡得着。有时候整个排在行军的时候都得用绳子绑到一块,因为不这样做,就没办法保持队形,总会有人掉队。

“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并不是对未来的游骑兵学员唯一的错误说明。未来的游骑兵学员们也经常被告知,游骑兵教官会教给他们需要知道的一切。虽然这种说法在课程结构中会得到一定的体现,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游骑兵课程是渐进和顺序式的。课程旨在首先教会学员们单兵技能,然后在其基础之上学习班和排战术。在去野外测试他们的技能之前,学员们会坐在教室里上几个小时的课。但学校确保游骑兵学员们在61天的课程中每晚只有4小时甚至更少的睡眠时间,以营造心理压力,这实际上根本不是正常的学习经历。在去游骑兵学校之前,没有扎实小部队战术基础的官兵,比有基础的官兵在课程中遭遇的阻力会强的多。

图片 7

因此,游骑兵课程更像是一个角色和领导力评估,而不是领导力学校。学员们确实知道他们是否可以在疲惫、饥饿和身体处于崩溃边缘时领导部队,并将自己推到自己从未达到的极限——但这个过程中教官们没有教他们如何做。

前绿色贝雷帽余靖回忆,有天早上,在连续几天每晚只睡4个小时后,天刚破晓,教官就叫他们学员起床集合。他们在战术坑边上站好,这属于一种低姿势障碍,就是非常长的坑,里面注满水,上面是铁丝网。学员们必须快速从铁丝网下爬完全程。但是当时是冬天,天气很冷,坑里面都结了冰。于是教官直接对着铁丝网障碍撒尿,命令他们爬完障碍。最后学员们忍着刺骨的寒冷爬完障碍,身上已经毫无知觉。之后他们回营房洗冷水澡,居然洗得热气腾腾……

西点军校前校长罗伯特·卡伦斯中将经常用咖啡杯比喻人。你所有的价值观都会被倒入杯中,倒到即将溢出的状态。然后生活会让你的胳膊受到撞击,你的价值观就溢出来了,暴露出你的真实性格。游骑兵学校更像是汽车碰撞测试,这是一次冲击,而不是塑造。学员们经过数周的饥饿、睡眠剥夺和心理压力折磨,身体接近极限,在这种极端条件下被评估,他们的真实性格会表现出来。

图片 8

可以肯定的是,任何参加游骑兵学校的官兵都会成为更好的领导者。陆军学说中把理想的领导者总结为“才智过人、身体强壮、能力专业和道德高尚”。游骑兵学校的毕业生将表现出在极端条件下做出决策的智慧,表现出作为团队中一员和领导者完成困难任务的能力。但是发展领导力主要是游骑兵学校里战术指导和评估的附带价值,这并不是游骑兵学校的头等大事。

每个从游骑兵学校毕业的学员,至少会掉30磅的体重,毫无疑问这种非人的训练会减少几年寿命。很多人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以后的那个月,不是睡就是吃,吃的同时还不停的看食品包装上的热量表,疯疯癫癫的。一些人哪怕毕业很多年了,也梦见游骑兵学校,突然被惊醒,还以为自己在巡逻,想着怎么给敌人来一下子。这是一辈子的噩梦。

因此,对于准备去游骑兵学校的所有官兵而言:你们更多的是要准备迎接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测试,准备承受折磨,准备面临饥饿、寒冷和疲劳。期望让游骑兵学校把你们培养成一名更好的、训练更充分的、更专业的失败,期望学习到超越时代的经典战术。但是,不要期望在这里学习到领导能力。

特别苦还不说,还危险。经常因为训练强度太大死人,训练事故时有发生。1995年就有4名学员因为低温症和溺水死亡。

图片 9

图片 10


就像余靖说的那样:“游骑兵学校真他妈的很硬很硬,是很快鉴别出男孩和男人的地方!”

2,游骑兵学校已经死了,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原因

所以,对于第三梯队的特战队员而言,能不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已经下了一次地狱,实在不想再下一次地狱。毕竟正常人是不愿意随便跟自己过不去的。

图片 11

但是偏偏有人拼命往火坑里跳,而在绿色贝雷帽、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里面都有,他们是怎么回事呢?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了。

游骑兵学校已经死了,那不是女性学员的错。游骑兵学校的死亡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当时的游骑兵学校被陆军军官们称为“领导力”学校,成为希望职业生涯得到突破的军官们的垫脚石。你们看,这背后是一盘大棋。我的观点很简单,任何不需要游骑兵课程所教技能的人都不应来参加;无论他们是男是女,是军官、士兵还是学员。

绿色贝雷帽

让我们看看游骑兵学校的设计目标,还有游骑兵学员学的东西和他们要执行的任务。一下文字来自空降与游骑兵训练旅:

很多绿色贝雷帽在加入特种部队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游骑兵资格。根据绿色贝雷帽老兵的说法,每个A级作战分遣队里面有1/3是游骑兵资格,其中一些人还曾经在第75游骑兵团服役过。

“游骑兵课程在朝鲜战争时期成形,组建了游骑兵训练司令部。1951年10月10号,游骑兵训练司令部解散,成为乔治亚州本宁堡步兵学校的游骑兵部门。其目的一直是,现在仍然是,通过要求他们在真实战术环境中担任小部队领导者,让他们在接近实战的精神和身体压力下有效发挥作用,培养被选定的官兵的战斗技能。

实际上,绿色贝雷帽们经历过特种部队资格课程,上过战场,早就证明自己可以在高压下作战,处理复杂的任务。所以有的绿色贝雷帽会认为游骑兵学校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没必要去,但这只属于极少数人。

重点是通过应用领导原则,发展单兵战斗技能。同时进一步发展军事技能,规划和执行步兵、空降、空中机动和两栖条件下的,班和排规模的独立作战。毕业生返回他们的部队后,可以传授这些技能。

多数的绿色贝雷帽非常谦虚,渴望学习,他们会去任何可以学到新东西的学校。有的人觉得为啥不去呢?如果获得了游骑兵资格,大家会更加尊重你,甚至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有利于晋升。不过特战这一行非常忙,训练的时间非常紧张,总是有比游骑兵学校更紧迫重要的训练。即使你想去,也未必有这个时间。

从1954年到1970年代初期,陆军要求每个步兵排有一个游骑兵士官,每个连有一个游骑兵军官,这个目标很少得到完成。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1954年,陆军要求所有战斗部队的军官拥有游骑兵/空降兵资格。”

比如2018年12月,陆军特种部队武器士官,第1特种大队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以42岁高龄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他比普通学员的年龄大20岁,是那一届里面仅有的一次通过三个训练阶段的两个学员之一。

陆军官兵们,还有美国民众们,你们看。当你把游骑兵学校塑造成军官晋升的必经之路时,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战备程度会降低。有人说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那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什么游骑兵课程不像士官培养学校一样,由军士长学院负责呢?因为它不仅是领导力学校,它还是步兵学校的子部门。为什么?因为它使用小部队战术,训练战斗部队的士兵如何成为更好的轻步兵部队士兵。

图片 12

游骑兵学校训练士兵在不同的环境实施战斗和侦察徒步巡逻。每个陆军官兵都需要这种能力吗?不是!需要这种技能的是那些实际上要执行这些任务的人,那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右边是毕业仪式上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

令人遗憾的是,陆军因为政治让步,这意味着司令部没有坚定的毅力对抗政治家。这让我们如何相信陆军的战备水平呢?陆军不能告诉全国,尤其是那些游骑兵,那些女学员没有得到特殊对待。事实上每个游骑兵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游骑兵团体很小,如果出了什么脏事肯定有人会说话。

他一直想去游骑兵学校,从他20年前加入特种部队的时候就有这个念头。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件事居然拖了这么久。现在他已经42岁了,在特种部队里德高望重,没有人会因为他没有游骑兵资格而刁难他。但是他觉得完成游骑兵课程符合特种部队的精神,他志愿这么做。如果这件事还要再等5年,他还是会去做。

仅仅因为在我们文化中,女性有机会出类拔萃,做成任何事情。并不意味着从战略角度上看,有必要让女性加入战斗部队。特别是我们要考虑,在战场上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对手。

阿尔瓦雷斯是特种部队潜水员,所以游骑兵课程对他体能上没有太大的挑战,能挺过那些艰难时刻。由于工作属性,一天只有4个小时的良好睡眠,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自己是老特战队员了,心理素质极佳,恐怖的教官对他构不成威胁。他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精神上,因为他作为高级士官,有15年没有带过班、排级的部队了。阿尔瓦雷斯在游骑兵课程中表现特别出色,是这个班的荣誉毕业生。

图片 13

图片 14


(UFC运动员,绿色贝雷帽提姆·肯尼迪也是在加入特种部队后进入游骑兵学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