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阿富汗后,苏阿战争中的伏击战与反伏击战术

原标题:入侵阿富汗后,苏军不可避免的陷入到游击战的泥沼中

​创作不易呀,评论两句和加个关注吧

图片 1

1979年12月27日,苏军悍然入侵阿富汗,扶植建立了卡尔迈勒傀儡政权。苏联占领军及伪军立即成为阿富汗各派游击队的共同敌人。

1980年3月,在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安排下,白沙瓦的六个逊尼派组织的首领第一次坐在了一起。他们共同谋划联合反苏的策略,决定成立一个同盟组织——“解放阿富汗伊斯兰同盟”。虽然几个党的联合实际上是貌合神离,各党的领导机构并没有合并成统一的组织,各自领导着自己的一派人马,但毕竟从形式上为反苏的各派组织提供了一个合作的模式。

图片 2

随着白沙瓦内几个领导人对联合的探索,在阿富汗国内的各个游击队也得到了迅速壮大,到1980年上半年,游击队的兵力已由1979年的4万人发展到了10万人。苏军的侵略和保卫家园的热情使阿富汗人纷纷选择了参加游击队的道路。游击队人数的迅速增加,带动着游击战的战场也在迅速扩大。到1980年中期,阿富汗城市和农村的游击战都开展起来了。

阿富汗国内无铁路,空中航线有限,水运也不发达,公路是沟通各主要城镇的主要命脉。主要公路干线环绕全国,联结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马扎里沙里等交通枢纽和重要城镇,全长3000多公里,这一环形公路与通往苏、巴、伊边境主要通道的很多支线相联结,形成四通八达的公路网。

抵抗苏军的游击战争是以“圣战”的名义进行的,阿富汗游击队员被称之为“穆贾希丁”,意即“进行圣战的人”或“圣战者”,外部世界常常将他们意译为—“自由战士”。

苏军入侵后,公路成为城市赖以生存、苏军维持补给的重要生命线,同时也是苏军地面部队实施战场机动,对游击根据地发动围剿和扫荡的必经之路。阿富汗游击队不断加强公路沿线的武装斗争,打击苏军的过往车队。双方围绕着交通线展开了近十年的反复较量,公路上的伏击与反伏击是阿富汗游击战的重要作战样式。

阿富汗的城市建筑众多,街巷复杂,是开展游击战的有利地形。在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等地,战斗尤为频繁和激烈,这些地方,黑夜和白天轮流掌握在游击队和苏军的手中。白天,苏军在各大街道上巡逻,阿富汗政府官员们也都沉稳自如地走入自己的工作部门;但是太阳刚一落山,他们无不惊慌地逃入由苏军严密守控的住宅区,尽管那里偶尔也会遭到一阵枪击或是几枚火箭弹的偷袭,但相比较而言,那里仍是最安全的地方。

图片 3

因为在夜晚,城市已成了游击队的天堂。他们成群结队,攻击政府大楼、广播电台,暗杀阿富汗政府官员和苏联军人。而白天一来,他们则不见了,街上走着的仍是阿富汗市民和巡逻的苏军士兵。

一、 阿富汗游击队的伏击战术特点

阿富汗游击队员神出鬼没,城市游击战开展得如此成功,更主要的是得益于城市中组织严密的联络网和游击队领导人的指挥。

阿富汗游击队在实力和武器装备上处于绝对劣势,凭借着高度的爱国热情和勇敢精神同苏军战斗。在经历过一些挫折后,游击队很快接受了初期的失利教训,总结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战术,在公路沿线群众的积极支援下,灵活运用各种方式不断打击和杀伤敌人。其主要战术特点如下:

图片 4

图片 5

阿富汗游击队

1、游击队通过各种侦察手段,掌握苏军兵力变化及部署情况及活动规律,有针对性地行动,因而许多行动取得良好的结果。如在萨曼甘省查普勒山口对苏军一个师的伏击战,就是因为事先了解了苏军的意图和行军路线,预先在该山口两侧悬崖上埋设大量炸药,并设了伏兵,待苏军先头部队经过时,炸裂山石,砸坏大量苏军坦克和车辆。

秘密联络网大部分是由阿富汗政府各部门中同情游击队的公务员组成。他们利用苏联人的信任,建立了苏军绝对不会搜查的武器贮藏处。而那些潜伏在阿富汗政府军中的游击队联络员经常偷偷到郊区去会见游击队的领导人,送去情报,带回信息或补给品。

图片 6

但由于人员活动、武器输送等方面的困难,以及苏军实力的强大,阿富汗城市游击战的难度远远大于发生在广大山区的游击战。有时候,为了更好地攻击城市目标,城市游击战还采用城外夹攻的方法,即先在城外聚集一批游击队兵力,袭击城市,吸引住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的注意力后,城市游击战再展开,往往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2、利用有利地形,控制山垭口、隘路和重要通道,封锁险要路段。阿富汗境内多山和沙漠,山地和高原占全境的五分之四。阿东部、东北部、北部和中部山区,地形复杂,公路崎岖。阿富汗的主要公路线上都有一些高山险阻地段,如喀布尔-贾拉拉巴德公路西部24至43公路一段公路,两面山高坡陡,地形险要;喀布尔-萨朗隧道-多席公路上粟布赛拉吉至欣强一段87公路为山路,隧道附近路段海拔3000多米,地形险要,冬季常有雪崩,影响通行;多席-巴格兰-希尔汗河港公路自多席起有100多公里为山地丘陵;普勒胡姆里-马扎里沙里夫公路上塔希库尔甘以东为山地丘陵;喀布尔-坎大哈公路加兹尼以北路段为山地;赫拉特以北有99公里一段为山地。此外,横贯中部山区的喀布尔-赫拉特公路,全长800公里,沿科伊巴巴山和赫里河修筑,路面坎坷,通行不畅。很多支线都在山区,山高坡陡。这些路段的两侧高地经常为游击队所控制,阻击苏军过往车队,有时有些路段被破坏,使交通长时间中断。

粗略地罗列一下阿富汗游击队在城市游击战中的战果,便可以发现,这样的城市游击战行动对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的打击实际上相当巨大:

图片 7

1981年11月21日,用火箭筒袭击喀布尔的洲际饭店。

3、埋雷、炸桥、设障、断路,阻挠并限制敌人在公路上的活动。游击队经常在公路、急造军路或山间道路上敷设简易地雷,开沟渠,挖陷阱,拆毁桥梁、涵洞和沿线有关设施,炸毁山石,制造障碍和破坏地段,阻塞和中断公路交通,迟滞苏军的行动。在初期,游击队对付苏军坦克、步兵战车和装甲车,主要不是用制式的反坦克武器(此类武器游击队也很少),而是利用山区有利地形结合进行地雷战、伏击和奇袭苏军。这种斗争形式比较普遍,也取得一定效果。苏军坦克、装甲车和军用卡车被地雷炸毁者不在少数。

1981年4月14日,暗杀阿富汗国家情报局第二号人物吉拉姆·萨希·阿塔尔将军。

图片 8

1981年4月,暗杀洛加尔省省长。

4、沿途伏击苏军车队。公路沿线的游击队经常利用道路两侧的村庄、树林、壕沟、丘陵起伏地,隐蔽设伏,袭击道路上的游动巡逻车,过往车队和护送车队的警戒部队。在具体伏击目标上,游击队主要打弱敌和孤立分散之敌。有利就打,不利就撤,积小胜为大胜。游击队设伏时通常先打掉苏军装甲纵队的头车和尾车,然后向整个纵队中选定的目标射击。

1981年5月1日,暗杀帕克蒂亚省省长。

图片 9

1981年5月6日,暗杀坎大哈省省长穆罕默德·雅蒂米。

5、以小群活动为主,注意适时集中与快速分散,伏击规模一般不大,持续时间较短,但能消耗敌人,积小胜为大胜,对敌威胁较大。苏军的车队要护送,行军要警戒,沿线要设据点,定期要组织巡逻,这都牵制了苏军不少兵力。如果苏军出去大部队增援,因为游击队的伏击分队建制小,装备轻,在山区或崎岖地形上可脱离道路运动和转移,有利于及时摆脱苏军大部队的纠缠。

1981年9月,暗杀马扎里沙里夫市警察局长。

图片 10

1982年1月19日,暗杀苏联将军奇德钦科。

二、 侵阿苏军的恢复交通线的努力

1982年8月3日,袭击喀布尔的巴拉希萨尔堡军火库。

由于游击队活动频繁,侵阿苏军被迫将大量兵力兵器投入到公路沿线的伏击与反伏击战斗中,疲于奔命。

1982年8月,攻击巴格拉姆机场,击毁22架苏军直升机。

图片 11

1982年10月26日,在喀布尔暗杀苏联将军伊斯特诺夫。

为了打通公路交通,苏军通常派出部队按隘路战斗或山垭口争夺战的作战原则方法,夺取这些险要地段,打破游击队对这些地段的封锁,并由工程兵部队修复被破坏的路段。但是公路上险要地段较多,苏军夺取后,难以处处设防,部队撤出后经一定时期,又往往为游击队所控制或破坏,因而需要反复地进行夺取。例如,喀布尔以东24-43公里的一段山区路段,曾多次被游击队封锁或破坏,每次破坏后,往往几周内不能通车,影响对东部贾拉拉巴德地区部队的物资补给,有时不得不进行空中补给。

1982年12月21日,袭击贾拉拉巴德机场,击毁10架苏军直升机。

图片 12

1982年12月24日,武装骚扰苏联大使馆。

为加强对交通线的控制,苏军在主要公路干线上的一些重要路段(如重要城市附近的交通要道**叉路口、隧道和隘路的进出口、以及重要桥梁等路段),多设有交通调整哨、检查哨,检查过往行人和车辆,防止游击队对些重要路段和桥梁进行破坏。首都喀布尔周围以及北部地区公路沿线,这种哨所较多,南部西部较少。在有些路段还派出有流动巡逻车。

1982年12月28日,破坏向喀布尔供电的马希帕尔水电站。

图片 13

1983年8月,再次重创巴拉希萨尔苏军司令部。

在易受游击队攻击的地段上,苏军每隔一定距离就修建一个驻兵的小碉堡,四周布设地雷场。白天,在坦克和直升机的掩护下,游动巡逻队在公路上巡逻侦察。在一些容易被游击队利用的设伏地段,往往被指定为“自由射击区”,任何活动物体都会遭到轰炸和枪击。只要苏军在路边遭到伤亡,就把邻近的村庄夷为平地,将居民赶离公路。

1983年12月,袭击加兹尼监狱,释放400名犯人。

图片 14

1983年12月4日,暗杀阿富汗政府军将军阿卜杜勒·库杜兹·拉希德。

经过一段时间的较量,苏军感到普通的坦克部队和摩托化步兵部队对于这种清剿行动力不从心,于是陆续调入了一批经过特种训练的轻装部队和空降突击部队,不断增加直升机的数量,以适应反游击战的需要。直升机部队主要部署在喀布尔、巴格拉姆、昆都士、贾拉拉巴德、加兹尼、霍斯特、坎大哈、信丹德等地。多者为一个团,少者为两个大队。可保障营连规模的空中机动作战行动。

1983年12月22日,袭击喀布尔电台和军事学院。

图片 15

在阿富汗的反苏游击战中,进行面更广、取得更大战果的还是发生在广大农村和山区的游击战。在农村及山区的游击战,由于各游击队的派别不同,而且在民族、地理、宗教等方面也各自具有自己的特点,所以他们一直没有统一领导作战的中心,在作战中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苏军特种部队在活动时经常着阿富汗伪军的军装,这样不易引起游击队的警觉(游击队经常在局部地区与当地伪军达成停火协议),有时还身着游击队的服装活动。他们经常通过巡逻切断游击队的供应线和夜间活动道路,徒步或乘车(由直升机运来的BMD伞兵战车)沿对方的渗透路线布雷,特别是在交通点布雷。巡逻队发现游击队时,视情况或者组织伏击,或者呼叫飞机攻击。

在阿富汗南部和东南部的游击队主要由传统的部族和山区居民构成,在伊斯兰教毛拉的支持下,由有名望的、受人尊敬的家族成员担任领导者,这些游击队一般在8—12月,也就是等到庄稼收割之后,采取各种军事行动。这些游击队的作战计划、行动方法等经常通过全体成员的共同讨论,在所有参与者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付诸实施,每个人都有发言权。

图片 16

他们的战斗计划在行动前就已经预先拟好,大多以阿富汗政府军为袭击目标,袭击苏军较少,而且行动都是在夜间;袭击之后,他们便会迅速地撤回到自己的村子中。这些人进攻时都很勇敢,但也比较轻率,所以损失也相当严重。

三、 侵阿苏军的反伏击战术

图片 17阿富汗游击队队员在操纵高射机枪

苏军在阿富汗被迫使用战斗部队来护送运输车队。战争初期通常派出一支由两辆坦克(T54、55或T62),两辆装甲输送车和两辆维修车组成的保障分队,随补给车队一起行动。车队通常以坦克和装甲输送车为先导,进入游击区,便派出4架米8或米24直升机编队护送。

在阿富汗北部和西北部,前阿富汗政府军大尉伊兹马伊尔·汗的作战方法极为流行,各游击队大多按照他的观点组织战斗。从广大的农村选几个主要村落,在那里固定集中300人左右的游击队员,以守株待兔的方法打击一切来犯的敌人。他们一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由于山区的交通不便和工具的粗劣不足,他们往往只能固守在一定的区域,既不能参加固定区域外的战斗,也难以支援相距较远的其他村庄的战斗。

图片 18

尽管各个地区游击队的战斗能力和作战方法不尽相同,但作为游击战,他们的战术还是具有一定的规律性。游击队或者是沿着公路干线破坏苏军的运输,或者是打击苏军的逐步推进,巩固自己的根据地,或者是主动出击,打击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的孤立据点。

苏军首先派直升机对前方道路两侧实施侦察,接到直升机的报告后,车队才开始前进。前进中的车队若遇到路障和伏击,或者怀疑对方设伏,那么武装直升机、坦克和所有火炮首先集中火力射击游击队可能藏身的地域。

由于阿富汗国内山区极多,因此主要的交通线极少。苏军只能靠公路来推进摩托化部队和运输主要的军用物资。这样,阿富汗游击队就将破坏公路运输作为一个主要的作战目标。这些战斗一般规模都不大,持续时间也较短,但由于出现的路段较多,战斗的次数频繁,它严重地阻碍了苏军进展的计划,给苏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图片 19

为加强对交通线的控制,苏军在主要公路干线上的一些重要路段大量设立交通调整哨、检查哨,检查过往行人和车辆,防止阿富汗游击队对重要路段和桥梁进行破坏,在有些路段还派出了流动巡逻车。在最易受阿富汗游击队攻击的地段,苏军每隔一定距离就修建一个驻兵的小碉堡,四周布设地雷场。一些容易被阿富汗游击队利用的设伏地段,往往被苏军指定为“自由射击区”,
任何活动物体都会遭到轰炸和枪击。只要苏军在路边遭到伤亡,就把邻近的村庄夷为平地,将居民赶离公路。如此做的代价是,大量苏军兵力被牵制。

负责空中掩护的直升机有一半在车队上空飞行,另一半负责在行军纵队的前头机降部队,占领道路沿线的制高点,直到车队安全通过为止,随后直升机将他们运走,再沿车队行驶路线重新部署警戒分队。他们用这种直升机进行蛙跳式前进的方法,为车队提供有效的保护。这种蛙跳式的推进战术给阿富汗游击队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查普查勒山口之战是阿富汗游击队的宝贵经验。在交通要道上,游击队有时在公路两侧利用有利地形构建工事,夺取对交通的控制权;有时在公路必经的险要路段,如隘路、山口等地设伏击,搞破坏;有时则利用公路两侧的村庄、树林、壕沟、丘陵等地设下埋伏,攻击公路上的小股苏军;有时则直接在苏军通行之处设路障、埋地雷、炸毁涵洞或桥梁,挖下深沟或陷坑。针对苏军的逐步推进、侵袭根据地等做法,游击队则常常利用山区的有利地形,构建多层防御阵地,层层阻击苏军的地面部队,一待苏军大部队或是空中力量赶到,他们便迅速地撤进隐蔽地点。

图片 20

在对付苏军的航空兵和武装直升机方面,喀布尔北部山区伏击战的经验被不断推广。在苏军直升机可能经过的山谷中,阿富汗游击队的对空伏击分队分为两组。第一组驻守在山谷坚固的阵地上,引诱苏军直升机前来攻击。第二组配置在比第一组高约2300米的地方,装备大口径机枪和RPG火箭筒,任务是击毁直升机。苏军直升机飞来时,第一组在最大射程上开火,吸引苏军飞行员注意。当直升机飞临第一组上空实施近距离攻击或投下步兵时,第二组就一齐开火,从侧面或上方击毁直升机,消灭投送的步兵。

遇有障碍路段或车队里的观察员发现前方道路疑有地雷时,由工程兵来进行排除。遭到游击队的伏击时,由担任警戒或护送的地面部队或空中机动部队实施警戒战斗或反伏击战斗,补给车队则快速通过游击队设伏地段。如地面掩护分队不足以压制游击队的伏击,则临时召唤航空兵或武装直升机分队增援。

图片 21

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但苏军车队仍经常遭到伏击,在山地条件下,只要一辆车被击或抛锚,就会导致整个车队陷入被动局面。为解决这个问题,苏军车队各车辆均装备了发烟罐,一旦遇到游击队伏击,各车车长就抛出发烟罐,使车队被烟幕遮住,以减弱游击队火力杀伤效果。车队在烟幕掩护下迅速撤离危险区。如果有车辆被击中或抛锚,该车和前后相邻车辆的车长立即将发烟罐抛到这辆车周围,形成烟幕屏障,然后,牵引车在烟幕掩护下接近被损坏车辆,挂上钢缆,将这辆车拖至安全地带。在抛发烟罐、抢救遇险车辆的同时,还要组织火力掩护,以压制游击队火力。

在阿富汗作战的苏联直升机

图片 22

为了保护根据地,阿富汗游击队经常在根据地外围埋设地雷或设置各种障碍。阿富汗游击队常常分成几股力量,苏军向西挺进,游击队就在东面进行袭扰,苏军扑向东面,这股力量就利用山区地形巧妙地转移。与此同时,另一股游击队又在西面出现,这种声东击西的战术经常令苏军疲惫不堪却毫无收获。

项措施取得一定效果,减少了部分装备和人员损失。但是,发烟罐也有弱点,主要是遇到有风的天气时,大风会很快将烟幕吹散,使其失去掩护车队的作用。苏军采取部分补救措施,如力求掌握风向,将发烟罐抛得更远些,并加快在烟幕掩护下的动作进程等。

阿富汗游击队有时也主动攻击苏军孤立的据点。这种进攻的规模大小不一,有时十几人,有时几百人,多在夜间进行,袭击后迅速撤离。这些孤立据点包括苏军占据的机场、雷达站、军火库、后勤仓库、兵营及临时营地等。总之,阿富汗游击队采用各种方法,只要存在有利于己的条件,他们就会奋力一战,从而不断地牵制和打击苏军。

图片 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