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什么道具让美军诚惶诚恐,如魔笛之音

郑起,1932年生于黑龙江海伦县,1946年参军,曾是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7连司号员。1951年1月3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打响,在第三次战役釜谷里战斗中,郑起所在的7连负责阻击南逃之敌。

首页>历史解密 > 志愿军什么装备让美军胆战心惊?

连长厉凤堂被背下去之前,把手枪交给了郑起,由于郑起是连里的老兵,连长示意让他继续指挥战斗。然而此时的7连,加上郑起仅剩7人,面对英军一个营的兵力,这是场看似必输无疑的战斗。

志愿军什么装备让美军胆战心惊?

图片 1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军号游击战法,曾使日伪军闻风丧胆。1939年冬,胶东军区第5旅第15团在栖霞县松山镇战斗中,巧妙地发挥了军号的威慑作用。当时,由于进攻兵力不足,15团将全团的司号兵集中起来,按每组两人在松山镇四周分别设置了多组司号兵。攻击开始后,我军司号兵在松山镇的四面同时吹起冲锋号。日伪军听到这么多号声,以为八路军大部队包围了松山镇,惊慌失措,命令火炮和轻重机枪向四面八方疯狂扫射,造成火力分散。15团2营乘虚而入,发起猛烈攻击。日伪军见势不妙,仓皇向东山方向逃窜。这时我司号兵又发起新的“军号攻击”,一会儿这边发号,一会儿那边发号,一会儿两边一起发号,一会儿四周同时发号,敌人感到大兵压境,惊恐万分,只好放弃东山逃窜。此战,日军小队伤亡过半,伪军中队大部被歼。

“游动发号,牵制敌人”是“军号游击战”的又一战法。1940年秋,我军由两个排组成的保卫队与50多人的日伪军发生激战。敌人先采取拖的战术,企图等援军到来后就对我进行围攻。我军为了及时撤出危险地带,司号长林军带一名司号员机智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一边向敌人游动射击,一边吹冲锋号迷惑敌人。我军阵地上不但四处吹响号声,而且在不同的地方吹响不同的调。敌人搞得莫名其妙,以为我军增援部队到了,因此不敢进攻,只向有号声的地方开炮射击。保卫队抓住这一机会,安全地撤离了危险地带。胶东八路军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后来被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回忆史料》。

志愿军司号员:一把军号退敌一个营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1950年12月31日黄昏,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三个军团的协同下,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正面战线发起了第三次战役,势如摧枯拉朽,“联合国军”的阵地被我军迅速突破。1951年1月1日。志愿军全线转入追击作战。第50军149师和第39军116师,分别向高阳和汉城方向迅猛攻击。追击部队直插釜谷里,切断了“联合国军”的退路。

图片 2

釜谷里虽是一个小镇,但距汉城不到40公里,是敌我双方拼死争夺的“咽喉要道”。1951年1月2日晚,我志愿军374团在釜谷里受到“联合国军”的阻挡。当时,我侦察排潜入敌方阵地抓回一名哨兵。经审问,得知这里全部是英军,有一个联队的兵力。但我方翻译误把一个联队理解成了一个“连队”,于是,团领导就指派一连和三连说,你们赶快把他们俘虏了算了。不料。这里的守敌竟有一个团。

得知这个情况后,我志愿军374团迅速调整部署。3日凌晨3点,七连83名官兵,接受了攻占釜谷里北面一个小高地。切断敌人退路的任务。战斗中,由于守敌有强大的炮火支援,我军刚到山脚下,指导员和副连长就相继牺牲。七连战士在连长的带领下仍拼死冲锋,经过一番激战,小高地终于被拿下,但连长却身负重伤。牺牲前,他对战友说:“我们钢铁连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你们一定要守住阵地!”

他身边的司号员郑起坚定地回答说:“您就放心吧。我是共产党员,请把手枪交给我,我接替您指挥!”

郑起拿起连长的手枪,站在山头上大声喊道:“同志们,现在连队的于部都牺牲了,大家听我指挥。共产党员都要站在前面,人在阵地在!”当时全连只剩下26人。

图片 3

英军为了打通退路,向无名高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猛烈攻击,这是郑起在朝鲜战场上经历的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在英军第六次进攻之后,七连阵地上仅剩下7人。

事后才知道,被困在釜谷里的英军是号称王牌部队的“莱福枪团”和一个重坦克营。该团团长奥斯特曾扬言说,“莱福枪团”的战斗力可以顶得上中国的一个师或一个军!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天这支王牌部队的六次大规模进攻,竟没能打下这个小高地。

久攻不下,“莱福枪团”孤注一掷,发动了第七次进攻。在半小时内,敌人将5000发炮弹雨点般倾泻到了七连阵地上,接着又组织起8辆坦克和一个营的兵力,向七连阵地发起了最后的冲锋。激战之后,七连弹药所剩无几。不久,子弹打光了!

眼看敌人就要占领阵地了,怎么办?情急之下,郑起想到了身上的军号。他取出军号。傲立山头,奋力吹响了冲锋号!

对这种“魔鬼般狂啸”的军号,英军太熟悉了。“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就曾在《朝鲜战争回忆录》里这样描述志愿军的军号:“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她仿佛是非洲的女巫,只要她一响起,中共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当然,这次也没有例外。当郑起一口气吹响两遍冲锋号之后,对面的英军被吓得愣住了。虽然他们端着枪,而且距这位志愿军战士只有十几米,却没有向他开枪!后来,一位英军士兵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听到这号声,我感觉到这分明是中国式的葬礼!”

图片 4

最初,英军迷惑、惊慌,接着,转头便往山下逃。真是兵败如山倒,正如李奇微所说,“联合国军”再一次如潮水般溃退了。当然,这其中包括他们那几辆无坚不摧、火力强大的重型坦克!

就这样,我志愿军374团7连从83人打到最后7人;从2日午夜打到3日黄昏,硬是击退了英军数次的轮番进攻,像钉子般牢牢守住了阵地,扎紧了“口袋”,使主力部队创造了歼灭英军王牌“莱福枪团”大部的经典战例。1951年冬天,郑起荣立特等功。不久,志愿军总部又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如今,70多岁的郑起老人早已离休,在辽宁鞍山安度晚年。而那把军号也已作为一级文物,被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英军怕中国军队的军号,美军也不例外。美军官兵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在朝鲜战争期间,我军战俘营里的管理人员询问美军第2师一个工兵营长是怎样被俘的,他回答说:“你方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怪物在叫,把我们叫懵了,结果就成了俘虏。”我方管理人员听后,一阵大笑,然后把“怪物”叫来当场表演。美军营长恍然大悟。尴尬地低下了头。

志愿军司号员

图片 5

图片 6

别以为是影视剧的夸张,其实不然,解放军在战争年代,冲锋号确实是普遍存在的,而且效果很好,他能最快的凝聚战斗力,激发士气,往往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在心理上给敌人造成沉重打击。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

图片 7

图片 8

郑起不停的吹着冲锋号,直到英军全部跑下了高地,四散逃窜。此后志愿军援军赶到,釜谷里高地没有丢失。全连7个人,吓退了英军一个营,创造战史上的奇迹。也能充分看出当时解放军冲锋号在“联合国军”心里,是有多么可怕了。

来源:历史九点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虽然两边此时仅相隔20多米,但英军听到志愿军吹起冲锋号,立马愣住了一会。朝鲜战场上,“联合国军”可都听过这冲锋号,也都见过,只要冲锋号响起,代表着中国军人要发起总攻了。见此情形,原本占有绝对优势的英军,明明阵地就在眼前,却鬼使神差的掉头就跑,这可是7个人对一个营的战斗。

图片 9

抗美援朝结束后,人人都知道我军有个了不起的司号员郑起,他也成为全军英雄。回国后的国庆观礼上,郑起被邀请参加,晚宴上的郑起和主席相隔一张桌子,主席紧握郑起的手,并向他敬了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