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战争精湛特战行动,象牙海岸共和国行进

截至1970年十一月,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有报告显示美国战俘们正在经受残酷的生存状况,折磨以及饥饿。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

图片 1

图片 2

截至1970年十一月,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有报告显示美国战俘们正在经受残酷的生存状况,折磨以及饥饿。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 “Bull” Simons)

象牙海岸行动是一次由空军将陆军绿扁帽成员运送至河内以西23英里处的西山的一个小战俘营的行动。此次袭击由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Bull”Simons,对,就是前几天说的那个公牛席梦思)以及56名为此而训练的绿扁帽成员实施。这个任务失败了,但在战术层面上被认为是成功的。突袭人员不知道的是,就在行动开始前,倾盆大雨淹没了监狱,迫使越南守卫把战俘们转移到了另一处地点。战俘们就在沿着路再走几英里远的地方看着袭击展开。

图片 3

然而,
这次突袭被视为一次成功的行动,而且他们杀了至少50个守卫,同时只有两起非常轻微的人员伤亡。空军还成功把他们从当时地球上防守最严密的空域中送进并撤出。

到1970年春为止,被北越捕获、已知姓名的美军战俘有450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970名美军军人失踪。其中一些战俘已经被关押达2000天之久,关押时间已经超越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中的战俘。除此之外有情报报告指出,越南关押美军的战俘营条件非常恶劣,战俘受到残酷无情的虐待乃至导致死亡。

对营地的辨别:在1970年的五月份,在SR-71以80000英尺的高度抵达该区域上空并拍下显示出至少55名美国战俘的区域照片后,五角大楼发现了这个营地的所在。此举的契机?离营地仅仅5英里开外就驻扎着12000名北越士兵。

1970年5月,航空侦察照片显示河内以西有一个战俘营。具体位置位于Son
Tay,距离河内37千米。其中一张航拍照片能识别出泥地里有人画了一个巨大的“K”——这是“来接我们”的代码。在距离河内以西30英里,另一个名叫Ap
Lo战俘营中,航拍照片显示了三个字母SAR,显然是战俘营洗衣房中发送出来的信号,并且有一个带箭头的数字8,意指他们被强迫劳动的区域需要步行8英里。

行动策划始于八月初。西蒙斯被任命为此次突袭部队的指挥官并从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本宁堡的第六和第七特种发展群中挑选了500余名志愿者。

图片 4SR-71

为突击队所选择的训练设施是位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杜克菲尔德。空军方面的策划人挑出关键的空军指挥官,后者又选出了他的机组人员。直升机和A-1“天袭者”攻击机的机组成员以及从东南亚地区作战归来的人员被教官聚在了埃格林。两组C-130E“战斗禽爪”I型飞机也被从德国和北卡罗来纳州的中队调了过来。

SR-71“黑鸟”侦察机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Son
Tay的战俘营处于“使用中”。SR-71侦察机多次以3倍音速从80000英尺高空掠过北越,拍摄了大部分Son
Tay战俘营的照片。

图片 5

图片 6Son
Tay的航拍照片

大家没得到任务简报,只是被简单告知任务是危险的。

战俘营本身在开阔地上,周边都是水稻田。附近驻扎有兵力12000人的北越第12团。此外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个补给站和一处防空阵地。

一共有219个人被选了出来:103名选自陆军的和116名空军的人员分别为突袭组、飞行机组、后勤保障组以及策划组运作。这只联合部队被称为“联合紧急任务小组”(Joint
Contingency Task Group, JCTG)。

距离该地500码处有另一被称作“第二学校”的建筑群,驻扎有45名守卫。让整个任务更加困难的是,福安空军基地就在Son
Tay东北约20英里。

行动人员们制定了一个夜袭计划,其中的关键点在于:晴朗的天气和与地平线成35°角的上弦月以提供低空飞行时的最佳可视度。基于这些任务计划参数,两个执行任务的“窗口期”被确认了,也就是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和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

根据情报,因为战俘规模的扩大,Son
Tay的战俘营得到了扩建。很明显突袭营救行动必须非常迅速,否则越共在附近部署有空军,而且反击部队会再几分钟内到达现场。

在已经成为特种部队的传奇的西蒙斯的带领下,训练在埃格林的C-2靶场进行着。西蒙斯曾在二战期间参与了一次由第六游骑兵营实施的战俘营救行动。在突袭日本在菲律宾的卡巴那图的一个战俘营后,游骑兵们救出了500名熬过了巴丹死亡行军的战俘。袭击者们将一个数据精确不过做工比较粗糙的监狱大院的复制品用于演习,CIA为了让他们熟悉情况还做了一个细节完成度爆表的5英尺乘5英尺大的模型桌台。

Son
Tay战俘营本身并不大,被40英尺高的树木包围,阻碍了视线。仅有一个发电机和一条电话线。战俘被关在主建筑群的4个大型建筑里,周围有3座哨塔和7英尺高的围墙。因为战俘营的尺寸很小,围墙内只能降下1架直升机。其他只能在建筑群外降落。另一个问题就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必须考虑天气问题。强烈的季风造成大雨倾盆,使得突袭得拖到晚秋。最终,突袭作战选定在11月进行,因为此时月亮的高低程度正好,既能保证良好的夜间能见度,又能让敌人的视线不良。

空军的飞行员在C-130“战斗禽爪”和HH-3直升机里花了差不多1050个小时去练习它们的队形,并用前视红外雷达确保他们自己对任务状况了如指掌。

图片 7水牛猎手
无人机

陆特那边的训练在九月九日开始,在九月十七日进入夜战训练并在二十八日和机组人员进行了一天演习6次的联合训练,其中三次在夜间进行。到十月六日,特种部队成员在复制建筑物内用实弹演练了涵盖该任务所有或部分内容的170个行动步骤。

国家安全局记录了附近北越军防空系统和炮兵单位的行动。除了“黑鸟”的航空侦察以外,几架“水牛猎手”无人机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越南上空执行航拍侦察,提供战术及战略情报。这些无人机是从D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发射的,这些DC-130运作时停留在本方空域。在“水牛猎手”进行航拍侦察之后,这些无人机飞回预定地点降落,并取回机上拍摄的影片,无人机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在“水牛猎手”执行任务的巅峰期,这些无人机每个月执行30到40次飞行任务,任务区域在北越和毗连的印度支那空域,这些区域都是由共产军控制的。虽说有7架“水牛猎手”无人机在树梢之高飞越Son
Tay区域,但是航线都未能精确至具体设施上空。这使得位于奥福特空军基地的战略侦察中心战略空军司令部指挥所不得不指派SR-71侦察机来提供图像资料。获取战俘营侦察图像是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北越的最优先任务,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深受获取侦察影像失败的影响。

地面部队指挥官是巴德·希德纳中校,同时将会故意迫降在监狱大院内的突击队由另一个陆特传奇人物,理查德·“迪克”·梅多斯上尉带领。

当时美军担心,因为侦察失败而反复飞行的无人机会被北越军队看见。在7月,SR-71的侦察飞行判定Son
Tay战俘营活跃程度逊于以往。10月3日,Son
Tay战俘营似乎没有人类活动迹象。然而,在距离Son
Tay以东15英里发现了日渐增加的活动迹象。制定行动计划的人员开始挠头,战俘被转移了?北越军已经发现美军就要进行突袭行动了吗?

六日当天,将一架UH-1直升机用作攻击直升机的第一场完整规模的演习在夜间开始了,其中包括一段所有飞行器都进行了的持续了5.5小时、687英里的飞行,以模拟任务计划中的时间控制、速度、高度以及转弯数量。此次演习暴露出了UH-1直升机并不适合执行这个任务的问题。过小的乘员空间导致了特种部队队员们腿部抽筋,直接打乱了他们对突击的时间安排。西蒙斯和他的队员们选择了HH-3E型直升机。随后开展了两次持续整晚的演习,并用HH-3E在复制的大院中练习了整整31次降落。

图片 8唐纳德
D.布莱克本准将

十月的第一次任务窗口期被选中了,但是尼克松总统当时不在美国,无法被及时汇报情况,所以亨利·基辛格把突袭的时间调整到了十一月的那段窗口期。但当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这一个月的延误将会把这个任务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图片 9亚瑟
D.公牛 西蒙斯上校

在十一月十日到十八日之间,突袭部队的所有组成部分都抵达了泰国,也就是此次突击的出发点。如此零星的部署是为了不引起注意。在那里,部队规模从为该任务而训练的100人削减到了最终执行的56人。这对那44个必须在泰国留守后方的人来说无疑是让人心碎的。

曾经在二战期间训练菲律宾游击队的布莱克本准将提议以小股特种部队志愿者救援战俘,他选派绰号“公牛”的西蒙斯上校来指挥这个小部队。

突袭部队:特种部队被编成了三个排:一组由梅多斯领导的14人突击队,也就是代号“蓝孩子”的分队,将会迫降到监狱大院中。一组代号“绿叶”的22人后勤小组会随时为突击队提供支援,以及一支20人的安保小组,代号“红酒”,他们负责保护监狱区域不受任何北越反应部队的干扰并在需要时向另外两组中的任意一组提供支援。西蒙斯和绿叶小队一起行动,而地面部队指挥官艾利奥特·P·“巴德”·希德纳中校将会和红酒小队呆在一起。

西蒙斯上校前往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训练基地布拉格堡寻求志愿者。他需要100名具备相关技能,最好是有最近在东南亚作战经验的人。大约500人愿意加入。西蒙斯和派兰特军士长(Sergeant
Major
Pylant)对每个人进行了面试,从中选拔了100名热忱的志愿者。他们具备进行突袭行动的所有技能,所有人的身体条件都非常棒。虽然选拔出了100人的部队,但是西蒙斯认为部队依然过于庞大。但是出于保障任务完成的思维考虑,保障一定程度的冗余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决定训练这100人。

56个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带了48支CAR-15卡宾枪,2支M16步枪,4把M79榴弹发射器,2把霰弹枪以及4挺M60机枪。他们还带了15个阔剑地雷,11份炸药,213颗手雷以及由铁丝剪、螺栓割刀、斧子、链锯、撬棍、绳索、扩音器、照明设备和其他用来执行任务的装备。通讯方面,地面部队还装备了58个UHF-AM电台和34个VHF-FM电台,每个士兵还有一个求生电台。

乔治亚州本宁堡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Lt Colonel “Bud”
Sydnor)被选为突袭任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希德诺中校作为作战指挥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名誉。除此之外,还从本宁堡选调了一位极好的指挥员来指挥特遣队——迪克·梅多上尉。梅多是带领部队进行建筑群内高风险着陆的一线指挥官。

出发前五小时,西蒙斯告诉人们:“我们要从一个叫做西山的营地中救出70个战俘。美国战俘们有权期待自己人的营救行动。这个营地位于河内以西23英里的地方。”

图片 10战俘营模型

据说士兵们都起立欢呼了。西蒙斯用他的最后指示给此次行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个人烙印。

中央情报局建造了代号“芭芭拉”的Son
Tay战俘营建筑群模拟训练设施,用来训练Son
Tay的突袭部队。“芭芭拉”现在就在北卡莱罗纳州布拉格堡的约翰·F·肯尼迪特种作战博物馆进行展览。

“你不能让任何东西,任何东西干扰到这次行动。我们是来营救而不是成为战俘的。而且假如我们中埋伏了……除非你长了翅膀否则就别想着从越南走出去。从这里到老挝有100英里远……我希望这支部队能团结一致。我们会退到歌今敏河边然后看在上帝的份上,让他们穿越那片该死的开阔地吧。我们会让他们为自己的每一步都付出代价。”

因为这一建筑群位于河内以西32.1千米,突袭行动的计划者认为Son
Tay的孤立程度可以进行小部队的机降,解救战俘并撤回。除了一个Son
Tay战俘营的桌面模型,还有一个代号“芭芭拉”的战俘营全尺寸复制品。“芭芭拉”建造于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供选拔出来的特种部队士兵在夜间进行训练。为了隐蔽企图,白天这一训练设施被拆解用以规避苏联的侦察卫星。进行了多重安全措施之后时间也逐渐耗尽,虽然证据并不确定,但是Son
Tay战俘营正在被转移。


1970年11月18日,突袭Son
Tay战俘营的特种部队到达泰国的塔克里,并进入了一处中央情报局的安全屋。在这里他们将进行最后的行动前准备。位于塔克里的中央情报局设施变成了整个行动的蜂巢。他们小心的检查了武器装备,弹药也配发到手。西蒙斯、希德诺和梅多挑选了最终行动的成员。最初选拔的100名特种部队士兵里,有56人最终得以参加行动。这对于剩余的44名训练兵准备就绪的特种兵而言是个很糟糕的消息。因为从最开始就知道,此次任务只是选拔任务需要的有限人手。

不被察觉地飞进北越南:2200时突击部队从泰国和南越南的机场升空。飞行编掠过石缸平原飞入老挝后向东北转向。当时的飞行计划有十二种备用方案。他们在未被北越雷达探测到的情况下继续飞行,这可能是因为该区域内正在进行干扰性轰炸。

只有西蒙斯和其他3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任务。在11月20日起飞前5小时,西蒙斯告诉其余56人:

突击部队在0219时抵达西山。准备硬着陆在营地内部的直升机预期会遇到40英尺高的树。但树实际上高约150英尺。然而,飞行员把直升机像割草机一样从它上面飞过并把飞机径直撞到了地上。一名空军乘务长的脚踝被一个脱落的灭火器砸伤了脚踝。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

梅多斯拿起一个扩音器并喊道:“我们是美国人。把头低下。我们是美国人。我们马上就赶到你们的牢里。”梅多斯的队员们灭掉了营地里的所有守卫,包括几个想穿过东墙逃跑的。但当他的人有条不紊地扫荡营地时,他们在牢里没有找到任何战俘。

有几个人低低地吹了口哨。随后,他们自发地站起来,开始鼓掌。西蒙斯随后说道:

支援分队降落在了叫做“中学”的错误地点,并发现里面蹲了100-200名为了刚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而来的中国士兵顾问。短暂而又激烈的交火后,特种部队成员用自动武器火力与手雷歼灭了中国人。

“你们必须确保没有什么,没有任何东西干扰行动的进行。我们的任务是拯救战俘,不是抓俘虏。我们好像是正在走入圈套中,如果最后发现他们知道我们要来。那就不要指望自己能走出越南——除非你脚上长了翅膀。我们距离老挝100英里,这里是世界上错误的一部分,正在倒行逆施。如果消息走漏的话,在第二架第三架直升机降落之后我们就知道结果了——他们会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如果那种情况发生,我希望大家团结一心,不要掉队,我们后退到Song
Con河,让这帮天杀的穿越该死的开阔地,我们要让这帮狗娘养的每前进一英尺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