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以失败告终,纳粹德国三大名将曼施坦因生平

原标题:“冬季风暴”将以失败告终,而希特勒仍在考虑政治性问题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德语:Erich von
Manstein,1887年11月24日—1973年6月10日),原名埃里希·冯·莱温斯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名将,纳粹德国德意志国防军中最负盛名的指挥官之一。与隆美尔和古德里安,并称为二战期间纳粹德国三大名将。

原著 :[美] 戴维·M. 格兰茨 [美] 乔纳森·M.豪斯

曼施坦因生于柏林。1913年入军事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任副官和师作战科长,参加东、西两线作战。1936年任陆军总参谋部第一总军务长,参与制订入侵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法国的作战方案。1938年任第18师师长,参加占领苏台德区的行动。

译者:小小冰人

1939年9月任南方集团军群参谋长,参加德波战争。10月调任西线A集团军群参谋长,提出以装甲部队经阿登地区入侵法国的作战计划,为希特勒所采纳。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率部参加对列宁格勒方向的进攻。1942年8月率部转战列宁格勒。11月奉命救援被合围在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团军,未果。1943年2月对苏军发起反攻,再克哈尔科夫。后在库尔斯克会战中失败。1944年3月被解职,1945年被英军俘获。1949年被英国军事法庭判处18年徒刑。1953年获释,成为了西德政府的高级顾问,并成为其名誉参谋长。

图片 1

1973年,曼施坦因卒于慕尼黑附近的伊申豪森。着有战争回忆录《失去的胜利》、《士兵的一生:1887—1939》。

1942年12月23日基希纳集结起第6、第17装甲师,与近卫第2集团军近卫步兵第13军两个近卫师在瓦西里耶夫卡和卡普金斯基进行的激战持续至23日(参见地图53)。但在西面,由于第17装甲师被迫放弃河流防线,并将其装甲力量调往东面的瓦西里耶夫卡,近卫第2集团军辖内部队得以渡过梅什科瓦河向南推进。

图片 2

苏德双方都详细描述了瓦西里耶夫卡地域12月23日的战斗,以及当日日终时发生的重大变化。第6装甲师师长劳斯将军——出色地总结了当日令人震惊的事件,但各自的看法有所矛盾。一方面,德尔和罗科索夫斯基将军以直截了当的方式描述了战斗,强调苏军沿梅什科瓦河实施强有力的抵抗,第57装甲军解救第6集团军的意图落空,以及第6装甲师调离对计划中的救援行动造成破坏性影响。另一方面,劳斯将军称他的师沿梅什科瓦河赢得胜利,并暗示如果让第6装甲师继续进攻,计划中的救援行动有可能取得成功。44尽管存在这些差异,但三位都一致同意(劳斯稍晚些)将第6装甲师调离第57装甲军,解救第6集团军的一切机会就此告终。

1887年11月24日,曼施坦因出生于东普鲁士的柏林,出生名为弗里茨·埃里希·格奥尔格·爱德华·冯·莱温斯基(德语:Fritz
Erich von Lewinski genannt von Manstein,英语:Fritz Erich Georg Eduard
von
Lewinski),出身名门贵族,是炮兵上将爱德华·冯·莱文斯基和海伦·冯·希普林的第十个孩子。曼施坦因的母亲海伦的小妹妹赫德韦格·冯·希普林和步兵上将乔治·曼施坦因结婚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子嗣,所以曼施坦因还没有出生前就决定过继给他的姨父。曼施坦因刚出世不久,莱温斯基就给老曼施坦因发了电报:“你今天得到了一个健康的孩子。母子平安。恭喜。”

图片 3

曼施坦因不仅仅其父是普鲁士将军,他的两个爷爷也是普鲁士将军(其中一个在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率领一个军),他的舅舅也是将军;大名鼎鼎的陆军元帅兼德国总统保罗·冯·兴登堡也是他的伯父。他命中注定要以军人为职业。曼施坦因在斯特拉斯堡接受中学教育,这里在1870到1871年的战争后就成为了德意志帝国的一部分。然后他在位于普伦和格罗斯利希费尔德的少年候补军官团度过了六年时光。1906年3月,曼施坦因作为一名见习军官参加了近卫军步兵第3团。1907年1月,晋升为少尉。

地图53 科捷利尼科沃方向:1942 年12 月23 日22 点的态势

1913年,曼施坦因选送到柏林军事学院学习。1914年,晋升为中尉。同年,曼施坦因又回到近卫步兵第3团,不久后担任近卫第2后备团的副官。

劳斯将军对瓦西里耶夫卡之战的描述,是德方主流观点的一个缩影—如果让第6装甲师继续进攻,第57装甲军解救保卢斯第6集团军的行动会取得成功。然而,文件资料现在毫无疑问地证明,劳斯的判断是错误的。

1914年曼施坦因毕业于柏林军事学院。当时正值一战爆发,他担任第2近卫预备团中尉副官。战争期间曾先后在比利时、东普鲁士、波兰作战。还担任过参谋长、骑兵师作战科长、步兵师作战科长。得到一级铁十字勋章和霍亨索伦王室勋章。1915年,曼施坦因晋升为上尉。

失去了劳斯第6装甲师的第57装甲军,即将面临苏军的大规模进攻。

1918年,战争结束后的曼施坦因参加重建德国国防军的进程,担任连指挥官。曼施坦因战后继续留在军队,在20年代,他参加重建德国国防军的进程,《凡尔赛条约》限定魏玛共和国只能拥有最多10万人的军队。1920年晋升为连长,1922年晋升为营长。1927年晋升为少校,且在总参谋部工作,并出访国外了解军事情况。直到1933年纳粹党篡夺权力,结束了魏玛时期,德国开始扩充军队,破坏《凡尔赛条约》。1927年,曼施坦因晋升为少校。由于访问过一些欧洲国家的装甲部队,曼施坦因得到了很多经验和信息。1932年,曼施坦因晋升为中校,次年晋升为上校。1935年,曼施坦因进入德国陆军总参谋部。1936年10月,他晋升为少将,出任德国陆军总参谋部首席军需部长,随后升任德国陆军总部首席副总参谋长,开始接触德国陆军的高层决策机构。1938年4月,曼施坦因担任第18步兵师师长。1939年4月,曼施坦因晋升为中将。

第4 装甲集团军的危机

图片 4

第57装甲军失去第6装甲师是一起突发事件,但回想起来,基希纳的军部应该有所预料。曼施泰因从OKH总参谋长蔡茨勒1942年12月23日4点15分通过电传打字机发来的一封电报获知了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但是,“顿河”集团军群作战日志在12月23日1点05分便指出了这道命令的意图。发给曼施泰因的电报中写道:

1939年8月18日,曼施坦因调任南方集团军总部的参谋长,司令是龙德施泰特上将,准备实施入侵波兰的“白色计划”。在这里,他和龙德施泰特的作战处长衮特·布鲁门特里特上校一起制定作战计划。龙德施泰特采纳了曼施坦因的方案,此方案要求将南方集团军的主要装甲单位集中到瓦尔特·冯·赖歇瑙上将率领的第10集团军,以求得决定性的突破,从而在维斯瓦河以西包围波兰军队主力。其他两个从属于南方集团军的军团,威廉·李斯特上将率领的第14集团军和约翰内斯·布拉斯科维茨上将的第8集团军,则负责在两翼支持赖歇瑙的装甲突击力量直捣波兰的首都华沙。

根据元首的指示,特此命令:

莫罗佐夫斯克铁路枢纽和莫罗佐夫斯克、塔钦斯卡亚的两座机场应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坚守并确保其运作。

为此,第11装甲师已然投入。为接替该师,元首同意抽调第57装甲军的部队渡过顿河。但是,务必坚守第57装甲军登陆场,直至从那里再度发起进攻。必须努力肃清阿克赛河河口至奇尔河河口的顿河东岸河段,以便接替顿河西岸的部队。

“顿河”集团军群应报告所采取的措施。运往“顿河”集团军群的虎式坦克将于12月23日搭乘首列火车在布列斯特跨过边境线。

私底下曼施坦因对于进攻波兰并不是特别热心,他认为波兰作为德国和苏联之间的缓冲区更好,而且他也担心进攻波兰将会导致盟国进攻,从而将德国拖入两线作战的窘境。在德占区,南方集团军集群于1939年9月1日顺利发起进攻。第10集团军的装甲兵部队追赶上了撤退的波兰人,使他们来不及建立防线,第8集团军在他们的侧翼,防止分散的波兰军队在罗兹、拉多姆、波兹南地区集结,形成比较联贯的军队。按照原计划,南方集团军应该首先向维斯瓦河直进然后转向华沙,鉴于战场形势的变化,曼施坦因和龙德施泰特决定在拉多姆地区对波兰军队进行合围。包围取得了成功,清除了从南部到华沙的成规模的抵抗力量。

这份电报和它所要求的措施——具体说来就是将第48装甲军和第11装甲师、第57装甲军第6装甲师调至莫罗佐夫斯克地域——代表着“冬季风暴”行动就此告终。曼施泰因在回忆录中为从东向西抽调这些部队的决定辩解,他这样写道: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曼施坦因以参谋长的身份在幕后发挥影响,为德军进攻法国战役规划了以施里芬计划的基本架构,此计划为德军装甲集群主力配置在北方的A集团军群,目的是攻占法国北部的广大临海土地,以准备跟英国作战(当时德国各高层军官并不认为可以在西线战场上得到决定性的胜负来击败法国,与其去强求那不可能的幻想,不如以局部胜利为目标,因此才打算效仿施里芬计划),其正面强攻比利时和荷兰,跟英法主力硬碰硬。但曼施坦因认为:在我们这一代人中,居然无法制定出更好的计划,而还要去仿照前人的计划。因此他修改了此计划,主张应将装甲集群主力配置在南方的B集团军群,穿越阿登山区,由后方截断孤立的英法主力军队。

12月23日下午,非常遗憾,集团军群不得不顾及左翼愈发恶化的态势,必须向该地区前调部队。位于奇尔河下游的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奉命抽出第48装甲军军部和第11装甲师来恢复集团军群西翼的态势,为接替调离的第11装甲师,第4装甲集团军必须拨出一个装甲师,没有这个师,下奇尔河防线将无法坚守。

第二天的事态发展足以证明这个措施是何等及时。塔钦斯卡亚机场丢失了,空运补给第6集团军的渠道也随之丧失了一个。直到12月28日才夺回该机场。

他的计划一开始并未受到重视。尔后由于一架联络飞机失事迫降于比利时,机上的军官以及进攻计划被比利时所截获后转交英法,引起了总参谋部的震动。在经过多次努力提交计划的情况下,得到了希特勒的接见,接见中他向希特勒介绍了自己的计划,
[4]
进而得到了在军事上爱冒险的希特勒大大赏识,并且被付诸实施,德军最终得到极大成功,装甲兵部队一路直冲英吉利海峡,英法联军只好沿海路撤回到英国,也注定了法国的溃败。

曼施泰因随后补充道:“直到集团军群清楚已无法指望第6集团军及时突围时,才痛苦地做出决定,从第4装甲集团军的解围集群抽调一个整师。”56这似乎有些不太诚实,因为几个小时后(17点40分至18点20分),曼施泰因与保卢斯商讨态势,并吁请他发起突围尝试,尽管曼施泰因无法授权他采取这一行动。更糟糕的是,第6装甲师调离第57装甲军后,曼施泰因的参谋长舒尔茨将军向第6集团军参谋长施密特将军保证,他“希望”第57装甲军能够坚守梅什科瓦河北岸登陆场。

1940年的法国战役中,德军并不像大家所想像的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实际上法军无论从人数还是坦克数量上来讲都多于德军,但德军通过集中装甲集群的力量,在拥有正确的战略战术思想和富有冲劲的将军的前提下,最终得到了极大的成功,以闪击战一举打垮了法国。此时曼施坦因只担任第38军军长进行追击残余法军的工作,被明升暗降的挤出了总参谋部。

图片 5

图片 6

许多德军将领认为“冬季风暴”能够取得成功,并为该行动的失败指责希特勒和曼施泰因,但从接下来几天发生的情况看,完全有理由得出结论,就算第6装甲师不调离,亦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1941年,希特勒转向苏联发起了巴巴罗萨行动,300万德军分成北方、中央、南方三大集团军群向苏联进攻,曼施坦因此时终于如愿以偿指挥一个装甲军,曼施坦因隶属于北方集团军群的第56装甲军军长,他率领的第56装甲军在开战后的4天内,冲入苏联境内达200公里的进度,打得苏军措手不及,他认为装甲兵部队就是要不断向前冲,以机动的方式深入敌阵纵深,迫使敌军无法重整旗鼓组成新的防御阵地,一旦停下来就会成为敌军的标靶,因此要不断前进,最终得到了4天长驱直入达200公里的成就。后来由于德国的一个秘密计划在送到军部时被缴获。曼施坦因保证不再突进那么远。

从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和基希纳第57装甲军的角度看,12天前为解救保卢斯被围的第6集团军而发起的胜利进军,即将沦为一场勉力求生的耻辱之战。

1942年,希特勒为了消除苏联对罗马尼亚油田的轰炸威胁,准备进攻苏军位于黑海的克里米亚半岛最大的海军、空军基地,于是他任曼施坦因为第11集团军司令。曼施坦因率领第11集团军表现活跃,该军团不仅攻占克里米亚半岛,在苏军享有海空优势的情况下,击败3至4倍以上的苏军。此时苏军穿越刻赤海峡向克里米亚半岛发起逆袭,他立刻决定停止进攻着名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对苏军发起反击,成功阻止了苏军的进攻,俘虏苏军17万人,最终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被攻克,这场塞瓦斯托波尔战役让曼施坦因得到了他的元帅权杖,他的成就已经足以证明其将道的卓越至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