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山西战俘营,越战美军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越战美军「象牙海岸」行动,近乎完美执行,却为何沦为国际笑柄?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 “Bull” Simons)

NO.903 – 象牙海岸行动

图片 3

作者:霄羽 / 编辑:冷小军

到1970年春为止,被北越捕获、已知姓名的美军战俘有450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970名美军军人失踪。其中一些战俘已经被关押达2000天之久,关押时间已经超越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中的战俘。除此之外有情报报告指出,越南关押美军的战俘营条件非常恶劣,战俘受到残酷无情的虐待乃至导致死亡。

投稿、转载与合作请联系微信号potereio

1970年5月,航空侦察照片显示河内以西有一个战俘营。具体位置位于Son
Tay,距离河内37千米。其中一张航拍照片能识别出泥地里有人画了一个巨大的“K”——这是“来接我们”的代码。在距离河内以西30英里,另一个名叫Ap
Lo战俘营中,航拍照片显示了三个字母SAR,显然是战俘营洗衣房中发送出来的信号,并且有一个带箭头的数字8,意指他们被强迫劳动的区域需要步行8英里。

1970年11月20日中午,正在泰国打卡里基地进行战术训练的56名美国陆军士兵领到了安眠药,长官命令他们美美地睡上一觉。身经百战的老兵们意识到,重大行动要开始了。

图片 4SR-71

休息时间结束。指挥官西蒙斯上校宣布了行动命令——
前往位于河内西部37公里处的西山战俘营,营救70名美军战俘。知道真相后,队员们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一些人吹起了口哨,最后大家都站了起来,热烈鼓掌。

SR-71“黑鸟”侦察机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Son
Tay的战俘营处于“使用中”。SR-71侦察机多次以3倍音速从80000英尺高空掠过北越,拍摄了大部分Son
Tay战俘营的照片。

夜幕来临,突击队员们乘坐C-130运输机抵达了乌隆,然后转乘1架HH-3和5架HH-53直升机直扑山西。一个半小时后,用来实施支援的A-1E机群和北部湾3艘航母上共计116架战机也进入了预定空域。21日凌晨1时,参战的美直升机与HC-130P加油机在老挝上空成功会合并进行了空中加油。在全程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所有参战飞机顺利完成集结,直扑河内。

图片 5Son
Tay的航拍照片

展开全文

战俘营本身在开阔地上,周边都是水稻田。附近驻扎有兵力12000人的北越第12团。此外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个补给站和一处防空阵地。

C-130运输机

距离该地500码处有另一被称作“第二学校”的建筑群,驻扎有45名守卫。让整个任务更加困难的是,福安空军基地就在Son
Tay东北约20英里。

一场虎口拔牙式的特种作战即将打响。即便拥有全球最奢华的装备以及最优秀的士兵,这依然是一件凶险的任务。

根据情报,因为战俘规模的扩大,Son
Tay的战俘营得到了扩建。很明显突袭营救行动必须非常迅速,否则越共在附近部署有空军,而且反击部队会再几分钟内到达现场。

该准备的全准备了

Son
Tay战俘营本身并不大,被40英尺高的树木包围,阻碍了视线。仅有一个发电机和一条电话线。战俘被关在主建筑群的4个大型建筑里,周围有3座哨塔和7英尺高的围墙。因为战俘营的尺寸很小,围墙内只能降下1架直升机。其他只能在建筑群外降落。另一个问题就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必须考虑天气问题。强烈的季风造成大雨倾盆,使得突袭得拖到晚秋。最终,突袭作战选定在11月进行,因为此时月亮的高低程度正好,既能保证良好的夜间能见度,又能让敌人的视线不良。

图片 6水牛猎手
无人机

已经打了8年的越南战争让美国深陷泥潭、苦不堪言,不仅天文数字般的军费打了水漂,伤亡数字也在北越军民的顽强抗击下与日俱增。1970年5月8日,一支超过7万人的游行队伍高举反战标语冲到白宫,逼着总统尼克松宣布了两项承诺:马上进行归还战俘的谈判、努力寻找失踪人员。

国家安全局记录了附近北越军防空系统和炮兵单位的行动。除了“黑鸟”的航空侦察以外,几架“水牛猎手”无人机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越南上空执行航拍侦察,提供战术及战略情报。这些无人机是从D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发射的,这些DC-130运作时停留在本方空域。在“水牛猎手”进行航拍侦察之后,这些无人机飞回预定地点降落,并取回机上拍摄的影片,无人机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在“水牛猎手”执行任务的巅峰期,这些无人机每个月执行30到40次飞行任务,任务区域在北越和毗连的印度支那空域,这些区域都是由共产军控制的。虽说有7架“水牛猎手”无人机在树梢之高飞越Son
Tay区域,但是航线都未能精确至具体设施上空。这使得位于奥福特空军基地的战略侦察中心战略空军司令部指挥所不得不指派SR-71侦察机来提供图像资料。获取战俘营侦察图像是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北越的最优先任务,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深受获取侦察影像失败的影响。

尼克松

当时美军担心,因为侦察失败而反复飞行的无人机会被北越军队看见。在7月,SR-71的侦察飞行判定Son
Tay战俘营活跃程度逊于以往。10月3日,Son
Tay战俘营似乎没有人类活动迹象。然而,在距离Son
Tay以东15英里发现了日渐增加的活动迹象。制定行动计划的人员开始挠头,战俘被转移了?北越军已经发现美军就要进行突袭行动了吗?

外交上碰了钉子的美国人决心动用武力手段。美国防部长莱尔德、太平洋总部司令麦凯恩等人被授权秘密研究营救战俘的偷袭计划,他们将实施突袭的目标定在山西战俘营。情报显示,这个偏僻的战俘营共关押有50-100位战俘,其中就包括麦凯恩的儿子。

图片 7唐纳德
D.布莱克本准将

援救计划的可行性研究工作由特种作战专家
布莱克本准将负责。布莱克本认为,可以从陆军和空军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支救援小组深入虎穴,利用美军强大的空中机动能力把战俘们救出来。他将这一计划命名为「象牙海岸」

图片 8亚瑟
D.公牛 西蒙斯上校

不过, 战俘营方圆10公里内有1.2万北越正规军,还有装备了 「萨姆-2」
地空导弹的防空部队。如果突袭行动失去攻其不备的突然性,不难想象一支一百多人的小分队淹没在上万敌人中会是一幅怎样凄惨的情景

曾经在二战期间训练菲律宾游击队的布莱克本准将提议以小股特种部队志愿者救援战俘,他选派绰号“公牛”的西蒙斯上校来指挥这个小部队。

美军HH-53直升机

西蒙斯上校前往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训练基地布拉格堡寻求志愿者。他需要100名具备相关技能,最好是有最近在东南亚作战经验的人。大约500人愿意加入。西蒙斯和派兰特军士长(Sergeant
Major
Pylant)对每个人进行了面试,从中选拔了100名热忱的志愿者。他们具备进行突袭行动的所有技能,所有人的身体条件都非常棒。虽然选拔出了100人的部队,但是西蒙斯认为部队依然过于庞大。但是出于保障任务完成的思维考虑,保障一定程度的冗余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决定训练这100人。

虽然这个大胆的想法最初并不被看好,但美国参联会最终还是决心执行。该计划保密等级为绝密,牵涉26名策划者,具体执行者是埃格林空军基地特种大队司令麦纳空军准将和西蒙斯陆军上校。

乔治亚州本宁堡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Lt Colonel “Bud”
Sydnor)被选为突袭任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希德诺中校作为作战指挥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名誉。除此之外,还从本宁堡选调了一位极好的指挥员来指挥特遣队——迪克·梅多上尉。梅多是带领部队进行建筑群内高风险着陆的一线指挥官。

西蒙斯是突袭行动的现场指挥官,他身体强壮,性格外向,参加过二战,人送外号「公牛」
。他挑选了绰号 「绿色贝雷帽 」
的第103陆军特种部队来执行此次突袭任务。麦纳将军还从空军挑选了数名多次参加搜救行动的老兵来驾驶直升机。

图片 9战俘营模型

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

中央情报局建造了代号“芭芭拉”的Son
Tay战俘营建筑群模拟训练设施,用来训练Son
Tay的突袭部队。“芭芭拉”现在就在北卡莱罗纳州布拉格堡的约翰·F·肯尼迪特种作战博物馆进行展览。

突击队员们的装备更是琳琅满目,除了基本的枪械、炸药、反坦克火箭筒和便携式发报机外,还配备了乙炔切割机、汽油动力式链锯、螺丝切断机、夜视眼镜。突击部队还为战俘们准备了医疗急救包,其中包括麻醉药、充气夹板和吸入剂,另外还有水桶、橡皮靴、睡衣以及婴儿食品。

因为这一建筑群位于河内以西32.1千米,突袭行动的计划者认为Son
Tay的孤立程度可以进行小部队的机降,解救战俘并撤回。除了一个Son
Tay战俘营的桌面模型,还有一个代号“芭芭拉”的战俘营全尺寸复制品。“芭芭拉”建造于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供选拔出来的特种部队士兵在夜间进行训练。为了隐蔽企图,白天这一训练设施被拆解用以规避苏联的侦察卫星。进行了多重安全措施之后时间也逐渐耗尽,虽然证据并不确定,但是Son
Tay战俘营正在被转移。

用西蒙斯的话说: 「该想到的全想到了,该准备的全准备了。」

1970年11月18日,突袭Son
Tay战俘营的特种部队到达泰国的塔克里,并进入了一处中央情报局的安全屋。在这里他们将进行最后的行动前准备。位于塔克里的中央情报局设施变成了整个行动的蜂巢。他们小心的检查了武器装备,弹药也配发到手。西蒙斯、希德诺和梅多挑选了最终行动的成员。最初选拔的100名特种部队士兵里,有56人最终得以参加行动。这对于剩余的44名训练兵准备就绪的特种兵而言是个很糟糕的消息。因为从最开始就知道,此次任务只是选拔任务需要的有限人手。

战俘营究竟有没有战俘?

只有西蒙斯和其他3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任务。在11月20日起飞前5小时,西蒙斯告诉其余56人: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

10月6日,行动小组进行了一场真刀真枪的预演,从行动开始到将战俘送上直升机共需要25分钟的时间。2天后,布莱克本和麦纳、西蒙斯来到了白宫,就行动计划向总统做了汇报,他们说此次任务有
「95%-97%的成功几率」 。

有几个人低低地吹了口哨。随后,他们自发地站起来,开始鼓掌。西蒙斯随后说道:

突击队员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着选个黄道吉日杀奔目的地。就在此时,一个坏消息传来——据SR-71
「黑鸟」
侦察机的照片显示,山西战俘营战俘经常散步的地方草的颜色开始变深,这意味着战俘的活动有所减少。综合其他情报判断,战俘可能已经被转移了

“你们必须确保没有什么,没有任何东西干扰行动的进行。我们的任务是拯救战俘,不是抓俘虏。我们好像是正在走入圈套中,如果最后发现他们知道我们要来。那就不要指望自己能走出越南——除非你脚上长了翅膀。我们距离老挝100英里,这里是世界上错误的一部分,正在倒行逆施。如果消息走漏的话,在第二架第三架直升机降落之后我们就知道结果了——他们会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如果那种情况发生,我希望大家团结一心,不要掉队,我们后退到Song
Con河,让这帮天杀的穿越该死的开阔地,我们要让这帮狗娘养的每前进一英尺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SR-71黑鸟侦察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