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本拉登,猎杀本拉登之余

至于未来,谁知道呢?在2002年,我认为我们应该宣布杜兰德线(Durand
Line指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长达2640公里的边界分界线,当时的英国人划分此线,目的是拆散使其畏惧的普什图族,至今,普什图人一半生活在巴基斯坦控制的边界一侧,另一半在阿富汗边界一侧。)不应作为边界线,而因将边界线将阿富汗边境推向东部,沿着西北边境线停靠,因为瞎子都可以看得出来巴基斯坦西部的无人区是明显的避风港。这可能很聪明,但我们现在不这样做,谁知道呢?当然,我们将继续无人机战争,并针对该地区的基地组织、哈卡尼网络和塔利班组织的活动情况进行监控。即使是坏人也要交流,吃饭,睡觉,聚集,指挥和下达指令。很难去判断到底谁输谁赢。但毫无疑问,我们很快就会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当我们这样做时,肯定会有关于我们两场战争输或赢的国际辩论。

图片 1

Thomas
我认为意志力是与生俱来的,但是如果你没有被置于心理、身体和精神上的压力和混乱的情况下,你永远不会达到“三角洲”所要求的高标准水平,特别是当你听到“MEDIC!”的喊声时。筛选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并且要不断地磨砺自己的意志力。“三角洲”喜欢让你做你不想但又必须做好的事情。

但因为毕业前夕事情比较多,拖了一年时间,最近工作稳定下来之后终于有机会重新开始翻译工作,也缅怀下作者Thomas
Greer。May you rest in peace.

邻居很少知道“三角洲”的队员住在附近。队员的家庭通常会生活在一同一个片区,而且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和其他人有交流,因为你很难在后院烧烤或与邻居扑克游戏中保守秘密。单位成员,包括他们的配偶,都接受过特定技术方面的培训,以隐瞒“三角洲”队员的资格。队员们在家时不会穿军装,不在他们的卡车保险杠,车牌,Facebook上说自己的服役情况,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性格孤僻的普通公民,永远记住不要暴露自己的隐藏身份。

图片 2

图片 3

译者:泡面

记者:当您在服役时,您是否认为阵亡是有可能实际发生的,或者训练让你们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使之听起来像是一个遥远的概念?

接下来介绍下当时在托拉博拉山区的势力。

记者:军方是否有为这些精英们提供足够的支持服务?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Thomas
认为你可以在像“三角洲”或海豹6队这样的第一梯队部队服役并且没有朋友知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在被选中进去之前,他们就已经和你相识很久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他们经常会为你提供支持和欢乐。

“三角洲”指挥官

Jake Ashley
中校
:托拉博拉战役中的参与行动的小队指挥官。他向上级请求更多的授权和资源来继续开展行动,
但被驳回了。而且他也是参加过1993年10月在索马里摩加迪沙“哥特蛇行动”(Operation
Gothic Serpent)的老兵(原文中提到的是 the Battle of the Black
Sea,黑海之战,Paul Howe 就拍过一部纪录片,名字就叫做The Battle of the
Black Sea: MSG Paul Howe`s Untold Story of Black Hawk Down)。

Gus Murdock中校:Jake Ashley的前任“三角洲”中队指挥官。由陆军少将Dell
Dailey亲手提拔以来领导一个JSOC新的下属单位,也就是AFO(Advance Force
Operations,即先遣部队)。Murdock也是参加过1993年10月在索马里摩加迪沙“哥特蛇行动”的老兵。

Mark Sutter中校:Gus
Murdock的下属军官并且指挥AFO在北部的行动。冒着巨大的风险让三名队员加入Gary
Berntsen的队伍,组成一支CIA和JSOC的联合队伍,前往确认UBL是否出现在托拉博拉山区。

Dalton
Fury
:绰号“红苍蝇”,在行动中所有美国和英国作战部队的战斗指挥官。

在做KBL的读书笔记的空暇时间找了一些网站对于Thomas
Greer的采访,可以让我们一窥“三角洲”队员们的日常。

CIA

Gary
Berntsen:
阿富汗境内中央情报局的总负责人。Berntsen积极追捕UBL,
当最初美军拒绝出兵以帮助证实UBL在托拉博拉山区时,
他冒险派出了自己的小队。

George Gary:Berntsen
的副手,同时也是CIA在托拉博拉山区猎杀UBL的尖刀部队——“碎石机J小队”的队长(Team
Jawbreaker
Juliet,Juliet则是J的无线电代号),。他也是让Ali将军最终妥协让美军作战部队进入在托拉博拉山区作战的功臣。

Al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Al
):被分配到CIA的SAD(特别行动组Special Activities
Division)的特种部队指挥官,也是碎石机J小队的重要成员,同时也是他与部署在托拉博拉山区的一支来自5thSFG的ODA小队(5th
Special Forces A Team,查询资料得知为ODA 572,也就是TF
Dagger)取得了联系。

Adam
Khan
:一个加入美国国籍的阿富汗人,并且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CIA从另一个政府机构调用过来以支持在阿富汗的特别军事行动。

Thomas
我认为是有的。我认为军方已经做得很好,特别是在面对自杀率,伤残服务成员和创伤性脑损伤问题时。可能如果在十年前问这个问题,我会说这些久经沙场的士兵对没有任何经验的心理辅导员没有任何兴趣,就像他们对奖牌或升官发财不感兴趣一样。但这并不是傲慢,这只是这些人进入“三角洲”或海6等特殊任务单位之后的特征。但是今天,在看到这些治疗对于对许多前同伴和士兵的PTSD非凡影响后,我的态度已经彻底改变了。大多数人习惯于对我们妻子的屁股做出快速反应。但是看看像你不久前采访过的Tom
Spooner这样的人。他现在患有PTSD和TBI。Tom早年在阿富汗时是我队里的一员,在过去的十年里,在经过40个月的战斗部署后才退役。汤姆和他的兄弟Scot所创办的Invictus
Alliance
Group,得到了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来自家庭的支持。我们现在的确需要专业的帮助,而不是各种奖牌奖章。

作者:Thomas Harter Greer

Thomas
我从未接受过如何控制神经系统和反应的任何训练。我出生就是这样,和“三角洲”的其他人一样。像任何职业一样,有些人会比其他人更像杰克·
鲍尔和杰森·伯恩。有些人和队友配合时工作得更好,有些人则更喜欢独自行动。我们会感到紧张,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做出反应。我们不会将个人情感代入行动中。因为进行任务时情绪很危险,就像当在你旁边的好友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击中倒地时,情绪失控可能会让任务彻底失败,使其余的成员面临更大的风险。“三角洲”没有专门的情绪控制训练,但选拔筛选的时候的确会考核成员的情绪管理能力。

图片 4

Thomas 当我们离开Tora
Bora时,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死亡或着逃离了山区。战场太庞大,几十名特战队员是完全没办法完成覆盖的。而当地圣战者宣布胜利后,我们就开始为下一个任务做准备(这一部分有兴趣的同好可以看看之前KBL一书的读书笔记)。总的来说,因为我们没有找到UBL的尸体,我们总在絮叨着任务好像失败了。我们也没什么能做的,只能等待我们离开后进性SSE任务的绿色贝雷帽是否有运气找到他的遗体。我们的名单上还有其他高价值目标,因此我们不会浪费大量时间来纠结这件事。

因为前言太长而且值得看的地方不多,故归纳为梗概呈现给大家。

(Spooner两兄弟,也是“三角洲”传奇人物)

“三角洲”队员

Bryan军士长:绰号“B猴”(B-Monkey,一部电影的名称《型男索女》,这里就直接翻译过来了),侦察部队的军士长,设立了在托拉博拉山区的第二个任务支援点。

“铁皮”军士长:中队军士长以及“三角洲”高级士官军官。亲自带领深入敌后的补给任务。

Jim军士长:绰号“格林奇”,建立战场上第一个任务支援点的突击部队军士长。

上将:与“三角洲”一起行动的空军战斗管制员。他被命令协助穆斯林游击队对基地组织阵地的日间攻击。但在战斗中被抛下,
最后撤回到了友军部队的势力范围。

鲶鱼:突击队队长。

随缘(Crapshoot,和人打赌打手枪输了才有了这个绰号,翻译的时候接地气一点):突击队队长,同时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杜根:一个全身肌肉的狙击手,在到达学校的几小时内就被派往了前线。

霍普:侦察小队队长,自愿参加协助穆斯林游击队对基地组织阵地的日间攻击的任务,但在战斗中被抛下,
最后撤回到了友军部队的势力范围。

小丑:一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在到达训练学校的几小时内就被派往了前线。

教皇:侦察小队队长,一路将基地组织的士兵击溃到敌方的阵地中央。

老柴:托拉博拉战役期间豺狼小队的狙击手。和Thomas是游骑兵10-84课程的同期学员,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史莱克(Shrek,也就是John
Mcphee,这绰号来自于他的身材):参加了托拉博拉战役,并且被派往GulAhmed出没的村庄执行单人侦察任务。

滑橇:侦察小队队长,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暴风Storming):也被叫做“大块头”,突击队队长,并且参加了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Thomas
我手下大约一半的人认为UBL在大规模轰炸中已经被埋在洞穴里,另一半人认为他逃脱了。就个人而言,直到2004年11月我才确定UBL在Tora
Bora的战斗中幸存下来之后,我才开始猜测我们的接下来有关UBL的任务内容。但当你追逐像萨达姆·侯赛因或阿布穆萨布·扎卡维这样的人时,很容易将这种失败抛在脑后,我们并不缺乏类似的任务。

军阀势力

东部联盟反对派集团的Hazret Ali Pashai
将军
:受雇于CIA帮助追捕UBL。他曾经是苏联侵阿时期的游击队里的工程师,
帮助游击队在托拉博拉山区开凿了数以百计的洞穴。

Haji Zaman
Ghamshareek
:阿富汗东部人民立法会议的普什图人的领导,同时也是Ali将军手下一名狡猾的军阀。Zaman是苏联侵阿时期的前游击队指挥官,
Ali 在楠格哈尔省的势力构成了严重威胁。

Thomas 我的最爱的两把枪一把是马林30/30杠杆步枪(Marlin
30/30lever action)我和我女儿在狩猎的时候会用上,以及我的斯普林菲尔德.45
1911。我狩猎时更喜欢用机械瞄准,以便更好地集中注意力。有的时候习惯难以改过来,我很喜欢滑板胶带握把包裹的全尺寸1911的感觉(“三角洲”老兵的1911情节,不只是Thomas一个人有)。然而,作为一个对社会负责任的公民,我随身携带枪是我放置在Thunderwear
Holster中的Glock 26手枪,或者如果我穿着靴子时带的是S&W .38。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记者:您觉得是什么让你们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力?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