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时需要给当事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吗,获赞彰显朴素的正义观

需要反思的是,面对这类当事人时很多警察都会显得非常被动,既说不过人家、又不敢动手,还觉得找不到法律依据——真的是当事人的行为离经叛道、举世无双以至于超出了法律界定吗?

5月17日,一段疑似围观人员拍摄的上海某地民警执法视频走红网络。警察在执行公务过程中要求驾驶员出示相关证件,当事人非但拒绝警察要求,而且挺身向前挑衅警察,主动要求警察来处理他。警察在经过口头传唤、连续三次警告、行动前提醒无关人员远离等一系列规范执法操作后,最终采取喷催泪瓦斯、铐手铐方式将涉事男子强制带离。同时提醒全程摄像的围观男子:“拍可以,但不能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否则要为造成的不良社会后果负责。”
操作规范、执法有据,网友们不禁称之为 “教科书式执法”。

图片 1

通过梳理报道中相关民警的执法过程,应该说,该执法操作被点赞为“教科书式执法”是当之无愧的。执法就是既要文明规范,又要理直气壮,凸显强制性。既体现出对执法对象的尊重,又能防止被恶意挑衅、撒泼的当事人阻挠,进而及时有效地控制现场,维护秩序。

类似于“霸座男” “霸座女” “霸座大妈” “霸座大爷”
这样不讲道理、目无规则的人实在不在少数。警察执法时遇到这种人也面临一定的困境,例如法律依据不足、容易引发围观和舆情等。

毫无疑问,依法执法才是最值得点赞的执法方式,文明执法必须具有刚性底线。强制力是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秩序正常运转,塑造规则意识的前提和保障。如果执法者不被尊重,执法行为被随意挑衅、阻挠,那么,执法行为显然无法完成,执法现场将陷入混乱,极大地提高执法成本,降低公众安全感。最终损害的是法律权威和国家公信,受害的还是守规矩者和整个社会风气。

面对这样的执法相对人我们需要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吗?

为确保执法行为的强制力和严肃性,我国法律有严格规定。《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在调查或者检查时,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应当如实回答询问,并协助调查或者检查,不得阻挠。《行政强制法》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为制止违法行为、防止证据损毁、避免危害发生、控制危险扩大等情形,依法可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实施暂时性限制。《人民警察法》强调,具有公然侮辱正在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阻碍人民警察调查取证等情形的,予以治安拘留,具有暴力或威胁等严重情节的,追究刑事责任。

没必要!

首先,要理解“执法”的内涵。

执法,即将法律法规付诸于实践,让法律条款成为客观存在的现实力量。执法强调效率。“迟来的正义为非正义”,没有效率的执法可能会导致违法犯罪行为得不到及时有效的遏制,进而扩大了该行为的危害性。在类似“霸座”案件中,如果有警察能够当场及时有效的制止,执法效果必定好于事后处罚。

现场执法对效率的要求更加明显。这在客观上要求警察能采用更加果断、有效的措施来执法。试想一下,和每个执法对象都花几个小时来讲道理,公共秩序又该怎样维护呢?

其次,要理解警察的执法权。

警察执法需要一定的强制权力,即在执法时无需征得当事人同意。作为当事人,你可以投诉警察的执法过程和执法行为,但必须服从警察的指令。此时警察的指令并非其个人意志的体现,是为保障国家法制得以实施而采取的必要措施。若无强制力作为保障,警察执法的效率和质量将大大降低。从这个角度来看,向执法对象讲明道理并非警察在现场执法的硬性要求。警察可以出于让执法对象配合、让执法过程平和顺畅的目的而与当事人保持沟通,但不意味着必须向其讲明“我为什么要处罚你”
“为什么判定你违法了”“依据什么法律条款来处罚你”。

第三,要理解警察执法的环境。

警察不是在真空中执法。交警、治安警、巡警等警种面临更加复杂的执法环境。怀有各种心态的围观者、发达的自媒体常常令执法环境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还有敌意。此时对警察来说,减少在现场执法的时间、尽快处置警情更有利于规避上述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从现实案例来看,警察在现场对执法相对人讲道理并不能起到所谓的“教育”作用,甚至会成为自媒体断章取义的绝佳素材。

如前所述,向当事人讲道理、讲感情并非执法的硬性要求。那些要求警察在执法时要以“做通当事人思想工作”
“要向当事人讲明法理情”的做法并不会提升警察的执法效率和质量,更不会带来积极地执法效果。反而会让警察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当警察在执法中遇到类似“霸座男” “霸座女”这样的当事人该怎么办呢?

通常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1.音视频取证

利用执法记录仪对当事人的言行进行采集。采集时无需与其争辩或解释,因为你要采集的是能够证明对方违法的言行。如果有围观者在拍摄,可在事后征集。

2.重复指令

当对方开始胡搅蛮缠,准备和警察争辩时,警察应重复指令,如:“请出示身份证!”而不是被对方的混乱逻辑所牵引,陷入无休止争辩的困境。重复指令有助于警察理清自己的思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较理智的思维和行为。重复指令也能为武力升级创造条件。重复指令的内容既包括禁止当事人从事某一行为的命令,也包括警告的内容。因此重复指令的过程就是重复警告的过程。但没必要非说“第三次警告你”,警告要看实际效果而非次数。当警告不奏效时就应采取其他武力措施予以控制了。

3.适时升级武力措施

重复指令的实质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所规定的口头制止措施。当口头制止不能奏效时,可依据该规程改用其他强制措施。

来看一段美国警察执法的视频。面对不讲规则意识的当事人,哪那么多废话?重复指令、武力控制,好像也没那么难。

需要反思的是,面对这类当事人时很多警察都会显得非常被动,既说不过人家、又不敢动手,还觉得找不到法律依据——真的是当事人的行为离经叛道、举世无双以至于超出了法律界定吗?

还真未必。倒是我们自己对法律法规不熟悉,对依法使用武力理解不到位。日常训练中好像只强调了技能,却忽略了执法能力,没有养成依法执法的习惯,甚至不具备执法的基本素质。面对这样的当事人时必然会显得十分被动,无所适从。w

并且,为提高执法效率,相关法律也规定,执法对象对执法行为享有申辩权、听证权、诉讼权、复议权、投诉举报权等。但应事后行使相关权利,在执法现场必须全力配合执法行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阻挠、挑衅甚至攻击执法人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