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战斗冲锋陷阵,从美军军医部队标志的乌龙设计上看纹章

美国军方纹章学水平有多高?连蛇杖都用错了……

众所周知,美国陆军为部队编制内的医务人员设立了医务技能章,授予所有军医和医务兵,这种战斗医务技能章在美国陆军技能章里分类是第二组,仅次于步兵战斗技能章,表明美军认可医务兵在战场上受到的死亡威胁程度,是与执行地面战斗任务的步兵等同的,他们共同冲锋陷阵,经受生死的考验。

前段时间被人问起来“美军里面的纹章学是不是讲究?”,我说那也得看时候,因为说糙一点,美国人确实自身文化根基没那么深厚,在部队用的一系列纹章问题上也难免出过乌龙,所以当时我就举了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美军里各个武装部队分支医疗单位所涉及到的纹章使用问题来看端倪。

图片 1

所以本文会涉及到美国陆军、空军以及海军医疗单位。甚至是海岸警卫队,但海岸警卫队的医疗部门严格来说和其他几个武装力量的有些不同,其使用的是美国公共卫生局的体系。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介绍一下美国陆军的“战斗医务技能章”。

图片 2

图片 3

·美国陆军军医上校以及美国陆军军医部队标志

战斗医务技能章是美国陆军在1945年1月设立的军事奖章,授予陆军医疗部分队上校以下的官兵,条件是编制于或配属给旅以下地面战斗部队担负医疗支援任务,地面部队直接与敌交火。根据奖章授予条件,获奖人员必须是在与敌交火期间完成医疗任务,资格认定必须严格依照要求和条令说明,比如,远距离迫击炮攻击和轻武器直接射击等任务中的资格认定。2005年6月3日,特种部队医务人员失去了获奖资格,但是具备了获得步兵战斗技能章的资格。同时,航空军医也有资格获得战斗医务技能章。另外,美国陆军也为非战斗行动人员设立了野战医务专家技能章。

而最大的乌龙就出在美国陆军军医部队所使用的标识上,从部队标志设计和军官领徽都是用的是“双蛇”杖纹。而美国陆军医疗体系的五个分支军医、牙医、医疗助理、护士、兽医的标志也都一样,只不过除了军医外,另外四个分支各取自己英语首字母添加在“双蛇”杖纹上作为兵种章。

图片 4

其实许多人粗一看,觉得没什么问题,但这“双蛇”杖纹实际上通俗称之为“商神杖”,全称“商神赫尔墨斯之杖”。

战斗医务技能章高2.54厘米,长3.81厘米,徽章中间部位是一个水平放置的担架,前方是一个用杆状物撑起的红十字标志,杆上盘绕着2条眼镜蛇,红十字后方有展翅秃鹰的翅膀,红十字可理解为鹰头。徽章周围包裹有橡树叶花环图案。第二次获得战斗医务技能章在红十字上方加五星标志,每三次获得再在杆状物底端加一个五星标志。

图片 5

图片 6

·商神赫尔墨斯手持“双蛇”商神杖的画像;中国海关标志

战斗医务技能章的历史可追溯到1941年12月6日,最初规定只能获奖一次,1951年修订条令允许多次获奖,用五星标志表示获奖次数。据美国陆军医务部直属团统计,迄今只有2名士兵获得过3次战斗医务技能章,分别是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和韦恩·斯拉格尔(Wayne
Slagel)。1969年修订的条令规定,在越南、老挝、多米尼加、韩国(韩战截止期为1969年1月4日)、萨尔瓦多、格林纳达、巴拿马、西南亚、索马里、伊拉克、阿富汗参战的士兵,无论几次参战,都只能获得一枚战斗医务技能章。

顾名思义也是希腊神话庇护商贸往来顺利的象征。所以你日常也不难发现,其实中国海关的标志是讲究这一点的,确实设计上使用的是“商神杖”。

图片 7

而另一种“单蛇”杖才是真正和医疗相关的标志,也被称之为“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但他的来源则和“商神赫尔墨斯之杖”不同,甚至说二者没什么关系。

1947年,美国陆军还实施过一项政策,向二战期间获得战斗医务技能章的士兵追授铜星勋章,条件是医务人员担负了铜星勋章规定的战斗职责,有指挥官的推荐和表彰通令。

在希腊文化中,会蜕皮的蛇被人们认为是有复生能力的动物,而杖表示人的脊柱象征着命脉。

图片 8

图片 9

战斗医务技能章的授予标准也经过多次修订。2005年修订的条令规定,任何旅以下部队的医务人员,只要参加了地面战斗并完成救护职责,即有资格申请战斗医务技能章,包括陆航部队的官兵。2008年,受简易爆炸装置和简易车载爆炸装置(IED/VBIED)攻击也被认定为与敌交火,体现了美军根据战场情况变化制订政策的灵活性。2011年6月,美国陆军规定,战斗医务技能章和野战医务专家技能章也可佩戴在陆军作战服左胸上方位置。

·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手持“单蛇”杖的雕塑;120救护车上通常都会贴有,带有“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纹的“生命之星”图案

而“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的图案也被世界卫生组织所采用,另外在国内日常街上看到的120救护车上,也不难找到带有包含“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图案的蓝色标志,又被称为“生命之星”,作为国际医疗急救通用标志存在。

图片 10

·初级美国空军航空医师资格章

虽然说,正式的美国陆军军医部队是在1908年建立的,而在后来二战时期设立其他医疗相关的徽章时,也确实意识到了乌龙的问题,而军医部队和领徽的图案设计却只能将错就错用下去。

到这里,我们也就要说到后来到现在的美国空军了,美国陆军在二战时期设计的航空外科医师资格章,其图案就是走正路使用的是“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1947年,美国空军成立后延续至现在,空军航空外科医师资格章设计也基本与陆军相同,继续沿用“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这次的使用是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