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经典特战行动,特种部队真正的传奇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 “Bull” Simons)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最优秀的特种部队指挥官之一,只是因为受基础教育缺乏的拖累,没能成为将军。

图片 3

西蒙斯官至上校,即使他参加了三场载入史册的着名营救行动,但由于他在漫长的军事生涯中是典型的“沉默专业人士”,很少有人为他着书立传。那么”公牛”西蒙斯到底是谁?

到1970年春为止,被北越捕获、已知姓名的美军战俘有450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970名美军军人失踪。其中一些战俘已经被关押达2000天之久,关押时间已经超越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中的战俘。除此之外有情报报告指出,越南关押美军的战俘营条件非常恶劣,战俘受到残酷无情的虐待乃至导致死亡。

图片 4

1970年5月,航空侦察照片显示河内以西有一个战俘营。具体位置位于Son
Tay,距离河内37千米。其中一张航拍照片能识别出泥地里有人画了一个巨大的“K”——这是“来接我们”的代码。在距离河内以西30英里,另一个名叫Ap
Lo战俘营中,航拍照片显示了三个字母SAR,显然是战俘营洗衣房中发送出来的信号,并且有一个带箭头的数字8,意指他们被强迫劳动的区域需要步行8英里。

早期生活和事业:西蒙斯于1918年出生于纽约,但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搬到了密苏里州,并就读于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以新闻学学位毕业——这很有意思,因为后来他很鄙视那些专坑美国战士们的记者。

图片 5SR-71

他参加了预备役军官学校并于1941年毕业,而且在学校中他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妻子露西尔,两人的婚姻持续了37年,直到她于1978年因癌症逝世。他的第一次部署是在第98野战炮兵营担任少尉。第98营是个被骡子拖着的单位,而西蒙斯则是一个不快乐的露营者。当他的部队解散时,其被编入第6游骑兵营,由
Henry Mucci 中校指挥。

SR-71“黑鸟”侦察机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Son
Tay的战俘营处于“使用中”。SR-71侦察机多次以3倍音速从80000英尺高空掠过北越,拍摄了大部分Son
Tay战俘营的照片。

图片 6

图片 7Son
Tay的航拍照片

游骑兵时期的Simons

战俘营本身在开阔地上,周边都是水稻田。附近驻扎有兵力12000人的北越第12团。此外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个补给站和一处防空阵地。

西蒙斯成为了B连指挥官并且之后成为副营长。他作为游骑兵的第一个任务是炸掉日本的电台。这场行动的故事由
H. Ross Perot 向 John Gresham 讲述,被记录于《The Year in Special
Operations 2010 – 2011》

距离该地500码处有另一被称作“第二学校”的建筑群,驻扎有45名守卫。让整个任务更加困难的是,福安空军基地就在Son
Tay东北约20英里。

“他们把西蒙斯和一队游骑兵送到了一个岛上,去摧毁一座日本无线电塔,”
Perot说,“他们在晚上通过潜水艇运输,浮上水面,用橡皮筏上岸。然后他们把这些筏存放在丛林中,然后是经典的西蒙斯风格,他把手下留在丛林里,然后自己在电台附近做了大量的侦察。他的目标营地里总共有16个敌人,其中一人一直在值班。他从来没告诉他的人,这些敌人必须觅食丛林中所能找到的任何东西,他们就这样在那守了30多天,而西蒙斯就等待合适的时机发动突袭”

根据情报,因为战俘规模的扩大,Son
Tay的战俘营得到了扩建。很明显突袭营救行动必须非常迅速,否则越共在附近部署有空军,而且反击部队会再几分钟内到达现场。

最后,在一个晚上下起了季风雨。西蒙斯通过观察得知,守卫从来不低头看悬崖下方。于是他在暴风雨中背着炸药和一把刀爬上了悬崖,出其不意地突袭了守卫,用刀干掉了他,拿走守卫的枪,自己走进军营,将剩下15名还在睡梦中的日本兵全部打死。

Son
Tay战俘营本身并不大,被40英尺高的树木包围,阻碍了视线。仅有一个发电机和一条电话线。战俘被关在主建筑群的4个大型建筑里,周围有3座哨塔和7英尺高的围墙。因为战俘营的尺寸很小,围墙内只能降下1架直升机。其他只能在建筑群外降落。另一个问题就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必须考虑天气问题。强烈的季风造成大雨倾盆,使得突袭得拖到晚秋。最终,突袭作战选定在11月进行,因为此时月亮的高低程度正好,既能保证良好的夜间能见度,又能让敌人的视线不良。

“他在一位优雅的女士面前跟我讲了这个故事,’……他趁敌人睡觉的时候解决了他们?’他告诉这位女性,‘女士,当在战斗中时,你不会去叫醒敌人然后说”让我们对决吧”’,当营地里所有敌人被干掉后,西蒙斯回到外面,自己一个人把无线电塔炸掉了,由于要发个信号通知手下任务已完成,所以他点燃了一根雪茄!他是个雪茄硬汉!之后公牛下山,在丛林里和他的手下会面。然后一行人绕过整座山,叫回了潜艇,并带着橡皮筏上艇回家。”

图片 8水牛猎手
无人机

图片 9

国家安全局记录了附近北越军防空系统和炮兵单位的行动。除了“黑鸟”的航空侦察以外,几架“水牛猎手”无人机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越南上空执行航拍侦察,提供战术及战略情报。这些无人机是从D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发射的,这些DC-130运作时停留在本方空域。在“水牛猎手”进行航拍侦察之后,这些无人机飞回预定地点降落,并取回机上拍摄的影片,无人机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在“水牛猎手”执行任务的巅峰期,这些无人机每个月执行30到40次飞行任务,任务区域在北越和毗连的印度支那空域,这些区域都是由共产军控制的。虽说有7架“水牛猎手”无人机在树梢之高飞越Son
Tay区域,但是航线都未能精确至具体设施上空。这使得位于奥福特空军基地的战略侦察中心战略空军司令部指挥所不得不指派SR-71侦察机来提供图像资料。获取战俘营侦察图像是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北越的最优先任务,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深受获取侦察影像失败的影响。

后来,攻入菲律宾之后,在吕宋岛上,他参加了对卡巴那图战俘营的突袭行动。第6游骑兵营救出了将近500名战俘以及33名平民——这些人在巴丹半岛陷落后就一直被日军关押于此。游骑兵,阿拉莫侦察兵(译注:二战中的另一支战功彪炳的美军特战部队,只可惜于战后解散)以及菲律宾游击队总共干掉了523名日军,自己只损失了2名游骑兵队员,另有一名战俘在突袭中死于心脏病。由于在这场行动中的英勇表现,西蒙斯被授予银星勋章。

当时美军担心,因为侦察失败而反复飞行的无人机会被北越军队看见。在7月,SR-71的侦察飞行判定Son
Tay战俘营活跃程度逊于以往。10月3日,Son
Tay战俘营似乎没有人类活动迹象。然而,在距离Son
Tay以东15英里发现了日渐增加的活动迹象。制定行动计划的人员开始挠头,战俘被转移了?北越军已经发现美军就要进行突袭行动了吗?

图片 10

图片 11唐纳德
D.布莱克本准将

卡巴那图大营救是二战中最成功的战俘营救行动,后被改编为电影The Great Raid

图片 12亚瑟
D.公牛 西蒙斯上校

图片 13

曾经在二战期间训练菲律宾游击队的布莱克本准将提议以小股特种部队志愿者救援战俘,他选派绰号“公牛”的西蒙斯上校来指挥这个小部队。

Benjamin Bratt扮演Simons的上司Henry
Mucci中校,只可惜电影中并未出现Simons

西蒙斯上校前往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训练基地布拉格堡寻求志愿者。他需要100名具备相关技能,最好是有最近在东南亚作战经验的人。大约500人愿意加入。西蒙斯和派兰特军士长(Sergeant
Major
Pylant)对每个人进行了面试,从中选拔了100名热忱的志愿者。他们具备进行突袭行动的所有技能,所有人的身体条件都非常棒。虽然选拔出了100人的部队,但是西蒙斯认为部队依然过于庞大。但是出于保障任务完成的思维考虑,保障一定程度的冗余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决定训练这100人。

二战后,西蒙斯离开军队,休息了5年。但在朝鲜战争期间他被召回了军队。被派往埃格林空军基地负责游骑兵的丛林以及两栖战训练。在北卡罗莱纳州布拉格堡担任了一阵子公共事务官员之后,他于1957年加入了陆军特种部队。

乔治亚州本宁堡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Lt Colonel “Bud”
Sydnor)被选为突袭任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希德诺中校作为作战指挥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名誉。除此之外,还从本宁堡选调了一位极好的指挥员来指挥特遣队——迪克·梅多上尉。梅多是带领部队进行建筑群内高风险着陆的一线指挥官。

他被派到第77特种作战大队——后来改名为第7特种作战大队。在1961年,西蒙斯晋升为中校,随着东南亚地区冲突的到来,他前往老挝率领一支107人的机动训练队作为白星行动的一部分。

图片 14战俘营模型

图片 15

中央情报局建造了代号“芭芭拉”的Son
Tay战俘营建筑群模拟训练设施,用来训练Son
Tay的突袭部队。“芭芭拉”现在就在北卡莱罗纳州布拉格堡的约翰·F·肯尼迪特种作战博物馆进行展览。

从老挝回来后,西蒙斯被任命为在巴拿马新建立的第8特种作战大队的指挥官。他于1962年至1964年指挥这支单位,之后回到了东南亚。在越南,西蒙斯被调进驻越顾问司令部研究观察组,这个组织负责越南战争期间的很多跨境情报搜集以及特种作战任务。

因为这一建筑群位于河内以西32.1千米,突袭行动的计划者认为Son
Tay的孤立程度可以进行小部队的机降,解救战俘并撤回。除了一个Son
Tay战俘营的桌面模型,还有一个代号“芭芭拉”的战俘营全尺寸复制品。“芭芭拉”建造于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供选拔出来的特种部队士兵在夜间进行训练。为了隐蔽企图,白天这一训练设施被拆解用以规避苏联的侦察卫星。进行了多重安全措施之后时间也逐渐耗尽,虽然证据并不确定,但是Son
Tay战俘营正在被转移。

图片 16

1970年11月18日,突袭Son
Tay战俘营的特种部队到达泰国的塔克里,并进入了一处中央情报局的安全屋。在这里他们将进行最后的行动前准备。位于塔克里的中央情报局设施变成了整个行动的蜂巢。他们小心的检查了武器装备,弹药也配发到手。西蒙斯、希德诺和梅多挑选了最终行动的成员。最初选拔的100名特种部队士兵里,有56人最终得以参加行动。这对于剩余的44名训练兵准备就绪的特种兵而言是个很糟糕的消息。因为从最开始就知道,此次任务只是选拔任务需要的有限人手。

1970年,西蒙斯负责领导象牙海岸行动,营救河内郊外几英里的 Son Tay
战俘营中的美军战俘。在11月正式执行行动前,一批精挑细选的陆军特种部队成员和空军飞行员在埃格林空军基地受训。

只有西蒙斯和其他3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任务。在11月20日起飞前5小时,西蒙斯告诉其余56人:

图片 17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

由于情报出问题,河水上涨导致的洪水使越南人将战俘转移到了数英里之外。然而突袭行动过程进行的非常成功,特种部队队员们消灭了营区的全部守卫,自己仅仅有一人轻伤。虽然没有找到任何战俘,但这场行动震动了越南高层:美国特种部队有能力突破他们在河内的防御、突袭他们的战俘营、并且不损失一人地顺利撤离。

有几个人低低地吹了口哨。随后,他们自发地站起来,开始鼓掌。西蒙斯随后说道:

在这场行动后,战俘们被集中在了一起,不再像过去那样单独关押。并且他们的待遇也得到了改善,他们看到了营救行动的展开,知道自己并未被遗忘,士气大增。

“你们必须确保没有什么,没有任何东西干扰行动的进行。我们的任务是拯救战俘,不是抓俘虏。我们好像是正在走入圈套中,如果最后发现他们知道我们要来。那就不要指望自己能走出越南——除非你脚上长了翅膀。我们距离老挝100英里,这里是世界上错误的一部分,正在倒行逆施。如果消息走漏的话,在第二架第三架直升机降落之后我们就知道结果了——他们会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如果那种情况发生,我希望大家团结一心,不要掉队,我们后退到Song
Con河,让这帮天杀的穿越该死的开阔地,我们要让这帮狗娘养的每前进一英尺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图片 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